北京国际音乐节20年 引领中国歌剧演出新潮流

图片 2

  两部歌剧同晚上演、国内外知名歌唱家轮番开唱……8月13日至17日,被誉为意大利“歌剧双子星”的《乡村骑士》和《丑角》在国家大剧院上演,使观众沉浸在“真实主义”歌剧的无穷魅力之中。

图片 1

北京国际音乐节20年 引领中国歌剧演出新潮流

  8月13日晚上7:30,皮埃特罗·马斯卡尼的《乡村骑士》和鲁杰罗·莱翁卡瓦洛的《丑角》在国家大剧院两场联演。首演甫一结束,现场Bravo!(好)的叫好声如雷贯耳,观众们起立鼓掌,久久不愿离去。

陈平院长在国家大剧院五周年公众开放日出席院长面对面活动。摄影李威

第二十届北京国际音乐节日前在北京舞台亮相,经过二十年历程的北京国际音乐节以成熟和充满创意的面貌再次成为金秋北京演出市场的一道亮丽风景线,其中刚刚演出完的浸没式歌剧《小狐狸》和即将上演的体验歌剧《人声》,以及瓦格纳的歌剧《女武神》再一次将北京国际音乐节传统的重头戏——歌剧演出推向新的高度。二十年来,北京国际音乐节坚持歌剧制作和引进,将国际高水准的歌剧演出和歌剧演出形式的最新浪潮引进到中国歌剧演出市场,为中国歌剧演出的发展起到引领的作用。

  这是国家大剧院首次尝试两部歌剧联排,也是国内首次一晚联演两部歌剧。

12月26日电
在大众以往的认知中,高雅艺术似乎总是高不可攀,单就昂贵的演出票价已经令许多人望而却步。然而如今当你走过历史车轮碾过的长安街,来到外形如蛋壳般圆润、现代感和古典魅力相结合的国家大剧院
,能以仅一顿饭的价格欣赏一场高山流水的交响乐演出或是热情奔放的舞剧《卡门》,这一切,都要感谢这片艺术星空的守望者,国家大剧院院长,陈平先生。

歌剧演出让观众看到优秀作品

  《乡村骑士》和《丑角》这两部意大利经典剧目,都采用“真实主义”的创作手法,关注的是19世纪90年代末期发生在意大利小村庄里的现实生活。与讲述宏大题材的浪漫主义歌剧不同,两部歌剧将意大利平民人物作为剧中主角,将身边发生的爱情故事作为情节主线,故事的地点也彻底远离了皇宫、城堡、战场,发生在西西里乡村和卡拉布里亚郊外。

公元前六世纪,上万个希腊人围坐在椭圆型的狄俄尼索斯剧场,观看着舞台上上演着古希腊诸神的故事,这之后往后的两千多年里,不论是剧场还是剧院,都成为了每一个伟大的民族、每一种伟大的文明表达自己精神追求的所在。

为什么音乐节一定要有歌剧演出?北京国际音乐节艺术总监余隆说:“音乐节必须有歌剧,因为歌剧是集音乐、戏剧、舞美的综合艺术,代表着音乐的制高点。音乐节不仅应该做歌剧,更应该关注中国歌剧的创作和发展,音乐节本身也在从只做歌剧史上的经典歌剧到做在世界上刚刚首演的中国歌剧。这一步步走来是相当不容易的。”

  专家指出,因为两部歌剧相似的主题和充满意大利南部音乐元素的风格,从20世纪初开始,两部歌剧在同晚上演便成为世界各大剧院的演出惯例。

2007年,陈平被委任为国家大剧院院长。彼时,他是北京市东城区委书记,满脑子装的是东城区未来五年的发展。就这么“一点儿准备都没有”,陈平走马上任了。

在二十年前的中国演出市场上,歌剧演出是比较有限的奢侈品,演出过的剧目也就是《茶花女》、《卡门》、《蝴蝶夫人》、《图兰朵》、《费加罗的婚礼》等。虽然维也纳国家大剧院和德国巴伐利亚国家歌剧院曾经带来过《费加罗的婚礼》、《魔笛》等作品,祖宾·梅塔曾带领佛罗伦萨五月节日歌剧院在太庙演出张艺谋导演的《图兰朵》,但是演出的场次和剧目都是很有限的。1998年北京国际音乐节创建,从第一届开始,歌剧演出就成为音乐节的重头。除了在第十四届缺席外,在北京国际音乐节二十年的整个历程中,歌剧演出成为重要的特色之一,北京国际音乐节引领着中国歌剧演出的发展。

  “1981年上海音乐学院举行大型专题系列讲座,向国内正式介绍了两部歌剧,33年后,终于在中国实现了具有国际水准的演出,这是一个跨越式发展。”北京大学歌剧研究院教授蒋一民说,此番国家大剧院全新制作,让这对“双子星”同台与中国观众见面,拓展了中国制作歌剧的题材,也意味着歌剧在中国的传播走向专业化和细分化。

当时,人们对国家大剧院充满质疑:这么多剧场,有节目吗?有人来买票看吗?总共217,500平方米,这么大的演出空间是中国历史上没有的,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怎么运营啊?

1998年第一届北京国际音乐节制作了普契尼的歌剧《艺术家的生涯》,从此为北京观众打开了一扇歌剧的门。随后的二十年中,北京国际音乐节制作了经典歌剧《卡门》、《维特的烦恼》、《鼻子》、《罗密欧与朱丽叶》、普契尼的歌剧三联剧等。2000年的第三届北京国际音乐节请来了著名的意大利维罗纳歌剧院演出原汁原味的普契尼的歌剧《托斯卡》,维罗纳歌剧院把200年前这部歌剧首演时普契尼审定的制作搬到了北京保利剧院的舞台,轰动业内外观众。

  为了让观众更好理解这两部经典剧目的背景环境,更加贴切地感受意大利“真实主义”歌剧的魅力,国家大剧院将极富意大利南部特色的舞美布景搬上舞台,连服装设计都尽量贴近100年前意大利南部人民的生活装扮。

图片 2陈平院长获文化部部长蔡武颁发2012年影响世界华人奖项。摄影王小京

随后,引进著名剧院演出经典歌剧成为北京国际音乐节的长项,其中就有波兰华沙歌剧院的《纳布科》、威尼斯凤凰歌剧院的《茶花女》、意大利米兰小剧院的《女人心》、柏林德意志歌剧院的《玫瑰骑士》和《唐豪瑟》、马林斯基剧院的音乐会版本《姆钦斯克县的麦克白夫人》、比利时皇家马奈歌剧院的《塞魅丽》、萨沃林纳歌剧节的《麦克白》、比利时德国莱比锡歌剧院的《阿里阿德涅在拿索斯》。奥地利蒂罗尔音乐节的《纽伦堡名歌手》和《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意大利威内塔爱乐乐团和抒情歌剧合唱团等演出的威尔第的歌剧《茶壶女》、《弄臣》和《游吟诗人》。

  北京一家出版社的编辑陈草心花了100元看了两场歌剧,现场震撼的表演给她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两部歌剧将意大利小镇上的世俗生活通过非世俗的艺术形式展现出来,拥有跨越时空的力量、直接击中心灵。”

要驾驭管理全世界规模最大、科技含量最高、系统最复杂的剧院,顶住建筑耗能高、运维成本大的压力,组织大体量、高品位、常态化演出从而让这一国家表演艺术中心发挥自己的功能、树立良好品牌形象……每一样对陈平而言都是压力,也是考验。

2005年第八届音乐节,纽伦堡歌剧院带来的瓦格纳四联剧《尼伯龙根的指环》更是引起轰动。这部鸿篇巨制在一个音乐节上连续演出,在国际上也不多见。这些歌剧的演出很多都是中国观众第一次看到,不出家门就能领略经典美妙的高水准歌剧艺术,也带动了北京歌剧演出市场向更加繁荣发展。

  与威尔第、普契尼等大师的经典剧目相比,这两部短小的歌剧在国内的上演次数比较少,很多中国观众是第一次在同一晚先后欣赏到这两部歌剧。而国家大剧院推出的最低100元的票价、一张票看两部歌剧的宣传,让更多的中国观众走进剧院,亲近歌剧。

上任后,陈平迅速确定这里的定位和规划目标,提出了坚持艺术性、人民性、国际性的办院宗旨和“艺术改变生活”的核心价值理念,创造了国家大剧院独特的、不同于国外演出机构的“剧院运营管理”模式,将大剧院定位为公益性的文化艺术机构、艺术表演的最高殿堂、艺术教育的引领者、艺术交流的巨大平台、文化创意产业的重要基地。

中国原创成为歌剧演出的新生力量

  除了在歌剧营销上的接地气,在制作上,国家大剧院也继续着本土化实践。大剧院版《乡村骑士》和《丑角》由著名导演强卡洛,舞美大师威廉姆·奥兰迪操刀,而此次首演将继续沿用国家大剧院歌剧制作一贯的国际、国内两组阵容的组合方式。演员方面,在世界级女高音乌玛娜领衔的国际组备受瞩目的同时,由戴玉强和孙秀苇领衔的中国组演员阵容同样十分吸引观众的眼球。

九年来,在陈平的领导下,共有700多家中外艺术院团、28万人次的不同国籍、不同领域的艺术家登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连汉堡芭蕾舞团艺术总监诺伊梅尔惊叹:“到中国国家大剧院演出已经成为国际表演艺术领域的一种新潮流!”

一个重要的国际音乐节不能没有自己的作品,而北京国际音乐节也需要有中国自己的歌剧作品。余隆认为,有些歌剧爱好者存在某种“误区”,总以为只有西洋大歌剧才正宗,只有听国外名团演出的古典歌剧才过瘾。实际上,优秀的中国歌剧也有其独到之处,《诗人李白》就是证明,“新”且“好”。国内歌剧从业者和爱好者,应当珍惜音乐节提供的来之不易的机会。这其中郭文景在这一代中国作曲家中无疑是出类拔萃的,对他的作品,国人还远远没有达到应有的认识高度。

  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与合唱团在指挥家卡米纳迪的带领下表现十分抢眼。当《乡村骑士》中最著名的间奏曲静谧辽阔的旋律落下后,现场观众的掌声如雷贯耳。国家大剧院合唱团在《乡村骑士》中教堂前圣咏般的歌声同样感人至深、令人如入其境。

“中国不乏生动的故事,关键要有讲好故事的能力;中国不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这九年中,国家大剧院共有67部自制剧目问世,其中大剧院原创中国剧目22部,仅原创歌剧就有12部。世界著名歌唱家多明戈对此都感慨不已:“这在世界其他地方是绝对不可能的!即使是一些历史悠久的百年剧院,如今每年也只能创作出三四部左右的新剧。”在今年长征胜利80周年之际,国家大剧院历时4年精心创作、制作了原创中国史诗歌剧《长征》
。其火爆之程度,每轮演出,售票都提前十天告罄。2015年,大剧院原创歌剧《骆驼祥子》赴意大利巡演,一部由中国作曲家创作的中国题材当代歌剧,受到了歌剧之乡观众的热烈欢迎。

2003年第六届北京国际音乐节首先推出了郭文景的歌剧《夜宴》和《狂人日记》;2007年第十届北京国际音乐节又推出了郭文景的歌剧《诗人李白》。郭文景谈到北京国际音乐节推出中国作曲家的作品感慨万千:“我的作品在北京国际音乐节演出得最多,《夜宴》和《狂人日记》首次在国内公演就是在北京国际音乐节期间,还有歌剧《诗人李白》,然后是我的作品音乐会和《巾帼英雄三部曲》,最后是今天的《满江红》。北京国际音乐节确实让中国作曲家的作品堂堂正正地被世界了解。”

  国家大剧院院长陈平指出,从2008年当年仅能制作1部歌剧到最近几年保持年均上演15部歌剧,国家大剧院歌剧生产已经形成了体系和品牌。这得益于大剧院坚持全球化战略和发展民族歌剧同步,坚持发展歌剧艺术和培养歌剧观众同步。6年来,不仅推出了一系列有影响力的歌剧,还培养了大量年轻观众。

为了让大众皆有亲近艺术的机会,陈平还着力降低了票价门槛。现在国家大剧院的演出中,30%的票价低于100元,每年超过1300元的票,不超过4场到5场。他还发起策划了“周末音乐会”“大师面对面”“经典艺术讲堂”“走进唱片里的世界”“青少年艺术周”等一批公益项目和100多场公益演出、艺术类普及教育活动。国家大剧院每年推出高水准的国内外精品演出近千场,举办公益性艺术普及教育演出和活动千余场;与110余家驻华使馆、上百家国外艺术机构建立合作关系并积极开展中外文化交流。在过去的九年时间里面,有340多万观众在那里欣赏了超过三千多场高水平高质量的演出,来自全世界的超过12万名的表演艺术家登场献艺,为大家贡献自己宝贵的艺术空间。

原创歌剧的委约更是国际音乐节历程中的亮点:2010年第十三届北京国际音乐节,著名作曲家叶小纲的委约作品《咏·别》世界首演。另一部与美国波士顿歌剧院联合委约的中国旅美作曲家周龙创作的歌剧《白蛇传》也在中国首演。在北京国际音乐节上演的中国作曲家作品还有旅居瑞士的华人作曲家温德青的《赌命》——这部现代歌剧以无调性音乐讲述了一个传统的中国人过年的故事,被誉为“寓言剧”。2012年第十五届北京国际音乐节,上演了新制作的歌剧《原野》。中国作曲家的歌剧在北京国际音乐节中占有一席之地,余隆认为,这是用西方观众熟悉的方式讲述中国的故事,这样走出去更能为世界所接受。

  “下一步我们希望最大可能地降低票价、搭建好平台,让歌剧这颗‘音乐艺术上的明珠’越来越深入我们普通人的生活,成为中国人文化生活的一部分。”陈平说。

这些年来,陈平每年在大剧院看数百场节目,却依然如痴如醉。这座剧院填满了他全部的工作时间与业余生活。他感慨地说:“我这一生可能忙忙叨叨,但却很充实”。

引领观众审美的新潮流

11月4日是俄罗斯“民族团结日”,在今年11月4日当天,俄罗斯总统普京向来自塞尔维亚、美国、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亚美尼亚、奥地利和摩尔多瓦的7名外籍人士颁发了友谊勋章或普希金奖章,以表彰他们为促进各民族和平与友谊作出的贡献或在人文等领域的杰出成绩。中国国家大剧院院长陈平获颁友谊勋章。在当天于克里姆林宫举办的招待会上,普京在为陈平授勋时称赞了他为加强中俄戏剧领域的合作所作的努力。陈平说这不仅是对他个人的肯定,也是对中俄两国人民艺术交流的赞许。

北京国际音乐节要做什么事儿?当引进经典歌剧已经成为常态,并推动了中国歌剧演出市场的发展后,余隆认为,引领观众新的歌剧审美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如果一味以传统制作来演出经典歌剧,歌剧演出会滞后于国际歌剧演出的发展。于是,北京国际音乐节随着歌剧市场的发展,开拓了新的歌剧演出形式,也让观众看到了当今世界最为新潮的歌剧演出。

他用九年时间,将国家大剧院打造为集生产创作展示、艺术传播推广普及、艺术营销和管理的国际性综合艺术中心,使国家大剧院被誉为国家“文化艺术航母”和“国家文化标志”。因其在艺术领域所做出的卓越成就,陈平被提名为2016年度“中华文化人物”。1月11日,由中华文化促进会、凤凰卫视联合主办,深圳华侨城文化集团承办的“2016中华文化人物”颁授典礼将在深圳举行。
届时,陈平及其他候选人将荣登“2016中华文化年度人物”颁奖舞台,分享他们的心得感受,共同接受世界的喝彩。颁授典礼将由凤凰卫视和凤凰网向全世界华人观众播出。

2002年第五届北京国际音乐节引进了莫斯科海利根歌剧院演出的阿尔班·贝尔格的现代歌剧《璐璐》,引起了极大的关注。现代的音乐和并不符合中国观众审美的剧情,是否能够让观众在剧场里坐得住?当时成为人们热衷的话题。

从第十九届北京国际音乐节开始,浸没式歌剧、多媒体歌剧和体验式歌剧等新形式制作的歌剧逐渐进入北京国际音乐节。去年北京国际音乐节上演的浸没式歌剧《唐璜》将莫扎特的歌剧改编成在一个独特的空间中演出的与观众零距离的歌剧演出;而今年在三里屯太古北里红馆演出的雅纳切克的歌剧《小狐狸》更是把观众引入剧情中。本届音乐节即将上演的体验式歌剧《人声》也让观众充满了期待。歌剧欣赏的眼光不断拓宽,也让北京观众欣赏素质不断提升,带动我国歌剧演出市场更加多元化、更加繁荣。

联合制作开拓新的道路

北京国际音乐节经历二十年风雨历程,歌剧演出从引进著名剧院到自己制作原创,再到引进新潮演出形式。近些年由于歌剧制作成本越来越高,使得国际许多著名歌剧院探索多个艺术机构联合制作歌剧这条路,而北京国际音乐节也同样与国际同步开展了艺术机构联合委约制作。

2009年第十二届北京国际音乐节与波士顿歌剧院联合委约制作歌剧《白蛇传》。2013年开始,北京国际音乐节与萨尔茨堡复活节音乐节展开合作,首先推出瓦格纳的歌剧《帕西法尔》,而德累斯顿歌剧院和皇家马德里歌剧院也参加联合制作。这部制作由于多家合作,体现了制作和演出的高水准。2016年第十九届北京国际音乐节与法国普罗旺斯·艾克斯国际艺术节合作的第一个成果——布里顿歌剧《仲夏夜之梦》上演。今年第二十届北京国际音乐节,与萨尔茨堡复活节音乐节联合制作的第二部瓦格纳的歌剧《女武神》也将上演,北京国际音乐节开拓了一条歌剧制作的新路。

无论是引进歌剧,还是自制原创歌剧,还是请来国际新型歌剧演出,还是与国际艺术机构联合制作歌剧,北京国际音乐节总是站在中国歌剧制作的前沿,引领着歌剧演出市场的发展,让歌剧艺术在中国深深扎下根,推动中国歌剧事业的发展。

文/本报记者 伦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