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西共和国现今世描绘艺术展安特卫普开班 莫奈圆形《睡莲》亮相

图片 23

引进国际大展的乐与忧

时间:2018年01月22日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施晓琴

 图片 1

睡莲(油画) 直径80.7厘米 1907年 克洛德·莫奈

图片 2

静物:壶、玻璃杯和橙子(油画) 33×41厘米

  1944年 巴勃罗·毕加索

  近年来,每有举世闻名的外国艺术家和作品引进中国,都势必会掀起一股观展热潮。诚然,经典是没有国别的,随着国际交流的日益深入,美术界每年引进的国际交流展也变得越来越多。于去年在北京首展的“从莫奈到苏拉热:西方现代绘画之路(1800—1980)”,经过成都站后,在2017年底来到武汉美术馆展出,还没开展就已经刷屏了武汉市民的朋友圈,开幕后更是刷新了美术馆开馆以来的日观展人数。

  名作汇聚 浓缩西方绘画史

  此次共展出法国圣埃蒂安大都会现当代艺术博物馆的馆藏作品51件,系统梳理了西方绘画从19世纪初到20世纪末的历史脉络,向观众集中展示了其中具有重要意义的发展变化和革命事件。

  100多年来,西方现代艺术整体上经历了艺术理念和形式风格的激变。本次展览所涉及的古典主义、写实主义、印象主义、象征主义、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和几何抽象主义等,这些风格流派的交替和发展,展现了西方现代艺术充满矛盾和创新的发展道路,及其社会文化精神和艺术风格、观念的裂变。观众在展览中不仅可以看到多位耳熟能详的艺术大师的作品,如库尔贝、莫奈、马蒂斯、毕加索、苏拉热等,还能结识其他为西方现当代绘画艺术做出了重要贡献的艺术家。作为圣埃蒂安大都会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莫奈艺术生涯里仅有的4幅圆形构图的其中一幅《睡莲》成为本次展览的亮点之一,也是此次展出作品最昂贵的一幅。

  武汉美术馆馆长樊枫表示,武汉美术馆作为国家重点美术馆必须具备全球视野,之前美术馆也引进了不少国际性优秀展览,如“彼城:里外的视角——中德摄影师眼中的武汉”“无邪之思——大分市美术馆藏高山辰雄版画作品展”等。“以前在武汉美术馆举办国内大师展的时候,就有不少观众留言说希望看到国外大师的作品,因此,当法国驻武汉总领事馆文化专员在2016年下半年向我们推荐2017年‘中法之春’项目时,我们便一拍即合。随后法国圣埃蒂安大都会博物馆执行馆长丹瑟女士专程来实地考察展览场厅的可行性,回去后征得该馆馆长及当地政府主管机构的同意,由此开启了展览的引进程序。”

  重在引发交流与思考

  前期做了很多努力才能引进这样重要的国际大展,因此,引进后如何办好展览以充分发挥美术馆的职能,使之真正能或浅或深地对武汉当地的美术事业与人们的美育教育产生良好的影响,是更为重要的。

  此次武汉美术馆在展呈设计上力求还原艺术家当时的作画语境,在展墙搭建、展墙设色、门檐设计、挖窗展示作品等方面,下足了功夫,以便获得一个更好的展览效果与氛围。最重要的是,美术馆还专门拿出独立的6号展厅打造了一个“莫奈花园”,公开招募墙绘爱好者绘制了莫奈花园的环境,后续还将通过官网、微博招募社会各界人士来这个空间内绘制自己心中的《睡莲》,并把这些不同的《睡莲》悬挂于展墙上,使之与大师的原作形成一个良好的对话与互动。武汉美术馆馆长助理宋文翔介绍,在展期内还将引进德彪西的音乐和举办法语周活动,届时观众能够在美术馆获得更丰富的观展体验。

  在美术馆内同时展出的还有国内知名艺术家的“写生二十年”油画作品展,樊枫表示这是一次刻意安排。他强调了两个展览之间的联系,“写生二十年”展览的艺术家们深受“巴比松画派”影响,而“巴比松画派”发源自法国,因此,这两个展览不仅有着艺术上的联系,在历史上也存在着渊源。武汉美术馆希望能让更多的本地艺术家和艺术爱好者,在两个展览的对比中看到地域文化与国际文化的交流和碰撞,从中既能找到差距,也能找到自信。“能引发思考,推动武汉本土甚至是中国本土的油画发展,是我们更希望看到的。”
樊枫说。

  为加深观众对展览的理解,武汉美术馆还精心策划了长达4个多月的公共教育活动,包括学者论坛、名家讲座、课程现场教学、互动体验等,兼具学术性和娱乐性,以此更好地发挥美术馆的美育教育职能。

  引进外展挑战多

  据了解,此次展览每天的观展人数在3000人至4000人之间,基本上都要排两个小时的队伍才能进入展厅,这也是武汉美术馆开馆以来从未遇到过的情况。一方面,我们看到了武汉艺术爱好者一直以来的愿望得到了满足,精神获得了滋养;另一方面,深入了解整个展览的筹办过程后,也能感受到举办这样一个国际展览的艰难与挑战,尤其对于一个二线城市的美术馆来说,更为不易。

  引进这个展览的过程可谓曲折。宋文翔告诉记者,首先是展览预算经费严重不足。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将展览展期放在了跨年的档期,这样可以分别用到2017年和2018年的展览经费,避免了钱不够用的窘境。也因此,使得武汉馆的展期成了最后一站。其次,由于双方政策的不同,也带来了办理过程的很多困难。比如,法国馆方委托法国大使馆下属的法国文化中心代理各种费用中转,但法国文化中心指定的运输、保险公司与美术馆年度政府采购招标的运输公司不一致,导致完全无法对接等。面对大大小小的问题,武汉美术馆也想了很多办法应对,经过不懈努力,直到最后一刻才将所有的问题一一解决,保证了展览如期开幕。

  举办国际展,对于珍贵作品的借展保险费用通常十分高昂,此次展览也不例外。“这个展览最初的经费预算是84万元。实际上,我们最终支付的借展费、策展费、国际运输、保险费等费用超过了140万元,加上本馆筹办、展呈搭建、开幕活动、公教活动、安保费用,总计超过了180万元。不过,在业界看来,对于这样一个国际大师荟萃的展览来说,费用已经很划算了,这归结于与北京、成都三站三方平摊国际运输、保险等费用,同时还在于选择与西方的地方博物馆合作,而不是特别著名的大型博物馆。”宋文翔感慨道。

  为了更好地保障展品的安全和提升观众的观展体验,美术馆也相应采取了很多措施。比如实行进馆人数分流,按照每两小时的间隔分批次准入;部分重点展品设置高级亚克力罩框和加装摄像头;除加强物业安保力量外,特别高价外聘专业安保公司每天10人在展厅值守、疏导和震慑;成立安全应急小组,美术馆工作人员两人一组,每组一小时进行值守和巡查工作,方便及时处理问题;设立团体预约热线电话,为错开人流高峰,学生团体预约一般安排在周二至周五的上午9点至11点,以保障少年儿童的人身安全和观展体验等。

  从此次展览中,我们也得以窥见中国的美术馆、博物馆等艺术机构引进国际大展的诸多不易与艰难,其中很多细节还有待各方继续完善,但于观众而言,有更多的机会近距离面对这些经典之作,必须“且看且珍惜”。

《从莫奈到苏拉热—西方现代绘画之路》

该展览展出了法国圣埃蒂安大都会当代艺术博物馆的50件馆藏作品,系统梳理了西方绘画从19世纪初到20世纪末的历史脉络,展览中包含了现实主义、印象主义、象征主义、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抽象主义等艺术流派以及库尔贝、莫奈、马蒂斯、毕加索、杜布菲、苏拉热等艺术家的作品。

其中,毕加索的两幅仿古版画《维纳斯与爱神》(他的中晚期作品),为了保护原作,已不再展出。但我曾在其截止展出前参观过该展览,拍下该画作。

图片 3

毕加索 《维纳斯与爱神》

//毕加索的《维纳斯与爱神》(参照德国文艺复兴时期画家、雕刻家老卢卡斯·克拉纳赫的作品),版画中的维纳斯有着女诗人和电影制作人吉纳维芙·拉波特(在1949年毕加索的情人)的影子。其材质均为材质为纸上印刷的黑色版画。左图为《维纳斯与爱神》第3版,创作于1949年5月25日。右图为《维纳斯与爱神》第2版,创作于1949年5月30日。//

不过,现在去武汉美术馆仍能看到毕加索的其他两幅作品《静物:壶、玻璃杯、橙子》与《为人民和平统一》的:)

在去看展览前,我最期待的是看见莫奈的《睡莲》,期待看见其如何巧妙地捕捉大自然丰富的光影变化并将所见之物绘在画布上。

但在观展的过程中,最让我驻足惊叹其美的是阿方斯·奥斯伯特于1904年所绘的《孤独》。

图片 4

阿方斯·奥斯伯 《孤独》

根据画作旁边的介绍牌所写,阿方斯·奥斯伯特是玫瑰十字沙龙最重要的“灵魂诗人”之一,在19世纪的最后几年里在法国和比利时参加了大部分的象征主义。

画面中,少女独自一人站在江边,一手持着里拉琴,另一手向前悬空举着,像是在欣赏透过指间缝隙的西下的落日余晖,又像是在向远在天涯某一处的人挥手,而那人却无从得知。

江面上是冷冰冰的一片蓝,浮光跃金。日落西山,江边与深绿树丛交界处笼罩阴冷的寒气渐起。

少女在江边站了多久,无人可知。

看着这幅画,我忽而想起唐代诗人王昌龄的“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不知这位水边独立的少女是否也与一千多年前的某位登楼赏春色的少妇有着一样的情感与心思呢。

或许是悔着自己劝夫婿去觅封侯,抑或是怨因夫婿待家如驿站,自视为“客”,然而“客行只念路,相争渡京口。谁知堤上人,拭泪空摇手”。

“好像只有孤独,生命可以变得丰富而华丽。”蒋勋在《孤独六讲》里如是写到。

据悉,此次法国现当代绘画艺术展展出了来自法国圣埃蒂安大都会现当代艺术博物馆的51幅馆藏画作。展出作品涉及法国大革命后的现实主义、印象主义、立体主义、野兽主义以及超现实主义等十余种艺术流派。莫奈、毕加索、马蒂斯、苏拉热等大师的画作纷纷华丽亮相。

《风景这边独好》

该展览的画作主要采用中国传统的水墨画,钩绘城市化进程中所呈现的城市形态。

水墨画虽原先用于绘自然山水之色,然而在当代艺术家们深入思考与挖掘后,将水墨艺术巧妙地转型运用至对现代城市景观的描绘,使水墨画重放光彩,让观赏者获得全新的艺术体验与别样的感悟。

在展览中,樊枫先生的《自行车王国》令我印象深刻。三幅画作均表现了我国当今社会的共享单车供大于需、混乱无章停放而呈现的倚叠如山的形态。将三幅画作摆在一起,映入眼帘,不免让我猜想画家或许是想表现当今共享单车市场的“颜色之争”,每种颜色都想在这市场称王争霸,于是派出更多的自行车“兵”来攻城。然而,在这颜色派别的角逐过程,城市的市容却如倒退般逐渐显得杂乱无章,脱离控制。自行车王国之中,谁能笑到最后呢?

图片 5

樊枫 《自行车王国》

图片 6

樊枫 《自行车王国》

此外,邹明先生的运用布面综合材料形成的画作《霾》也让我驻足欣赏良久。画作以仰视天空的视角,所呈现的是高楼鳞次栉比的压抑感、城市化进程中忽视环境而日益严重的空气污染问题的沉重感与紧张感。画作主色调为黑白灰,天空不再是蓝色而呈现一片灰白,左上角的飞机在霾中若隐若现,而画作上的高楼由于材质的原因而呈现出斑驳的质感,仿佛在表达长期置于霾中的高楼也被霾一同污染了而显得污浊。站在画前,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冷冰冰之感。

图片 7

邹明 《霾》

由于篇幅有限,我仅分享了一个不专业的我在这两个展览中部分喜爱画作所带给我的思考与感受。

“看到这个图像的此在就是逗留在形成这一图像的惊异感之中”,伽达默尔如是说。

愿耐心看到此处的你,也能在某个闲暇的时光去享受这一段美的历程,“在面临艺术品的过程中遭遇到某种‘震惊’体验,来感知自身的审美存在。”

更多相关内容可关注微信公众号:夏日骤雨

扫描以下二维码,即可关注:

图片 8

“此次展出的51幅作品,旨在让中国观众了解这些法国艺术家是如何形成自己的风格。所有的这些作品,将汇集成法国现当代艺术历史的连接线。”法国圣埃蒂安大都会现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玛蒂娜·丹瑟介绍,她希望能够让中国观众接触到法国现当代艺术各个流派的风格,“我非常喜欢这些画作,对它们也有深厚的感情,希望中国观众们能够不虚此行。”

观展心得

莫奈的圆形《睡莲》是本次展览的亮点之一,这幅直径80厘米的圆形《睡莲》也是法国圣艾蒂安大都会现当代艺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据了解,莫奈一生画了约250幅《睡莲》,其中却仅有4幅为圆形构图。

导语: 

 “艺术不应该被认为是一种只有‘精英’才能够享受的东西,它应该属于大众,艺术不仅拥有教育的意义,同时更多的是能给大众带来愉悦的感受。”

盼望着,盼望着,武汉总算甩开了春寒料峭,气温一点点爬高。
窗外,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樱花绽放压低了枝头,湖边烟柳抽着新芽。
嗯,是春天该有的样子了。

古人有言,“春天不是读书天”。
在春天,人们就应该出去走走,尽情享用春天所给的礼物,去抓住一个春天!

于是去拍樱花,却不小心成了拍人海。转念一想,不如躲开人潮,去武汉美术馆看展览吧。

图片 9图为展览现场。
岳依桐 摄

展览简介

武汉美术馆目前有3个展览。

由于一般逛美术馆/博物馆的时间控制在2个小时以内是较适宜的,逗留过久常常会自己感到精疲力尽。因此,在3个展览中,我挑选了前2个进行观赏。


从莫奈到苏拉热—西方现代绘画之路(1805-1975):法国圣埃蒂安大都会现当代艺术博物馆馆藏作品

⊙ 展览时间:2017/12/29—2018/4/29

⊙ 展览地点:武汉美术馆4、5、6号厅 (3楼)

(展品位于4、5号厅,6号厅为“邂逅莫奈,共绘睡莲”绘画工作坊)

图片 10

毕加索 《静物:壶、玻璃杯、橙子 》

图片 11

塞尚 (作品名似乎是《海边的石头》 记得不太准确)

图片 12

莫奈 《睡莲》

//以上是我喜欢的部分画作>.< 
一个小提示:在美术馆中拍照记得不要使用闪光灯喔:)//

图片 13

9岁的参观者画的心目中的睡莲

图片 14

22岁的参观者画的心目中的睡莲

图片 15

48岁的参观者画的心目中的睡莲

♢ 风景这边独好——首届“都市水墨学术邀请展”(武汉)·都市景观

⊙ 展览时间:2018/03/16—2018/04/15

⊙ 展览地点:武汉美术馆1、2号厅 (2楼)

图片 16

忘了看画家与作品名了

图片 17

忘了看画家与作品名了

图片 18

邹明 《霾》

♢ 虚像点——项一个展

⊙ 展览时间:2018/03/09—2018/03/28

⊙ 展览地点:武汉美术馆7号厅

图片 19

项一 《光亮化对白》

图片 20

项一 《发型研究》

图片 21

项一 《凝固的局面》

图片 22

项一 《长歌》

//这个展我没有去参观,so…[ 图片来源于武汉美术馆公众号 ]

图片 23

“各个国家就像是行驶在同一河道的船,有时候我们也会到别人的船上看一看。”谈及中法文化交流时,法国驻华大使黎想表示,现在中国和法国在各个层面都有丰富的交流。此次法国现当代绘画艺术展给了四川一次能够了解法国最重要杰作的机会。

现代之路——法国现当代绘画艺术展暨“陈像·蜕变”摄影展将在成都博物馆免费展出至12月25日。

成都9月28日电莫奈的圆形《睡莲》、毕加索的《维纳斯与爱神》和《和平鸽》、马蒂斯的《美丽岛城堡》、苏拉热的《1979年6月19日画作》……27日,成都博物馆的首场专业国际艺术大展,现代之路——法国现当代绘画艺术展暨“陈像·蜕变”摄影展于成都正式启幕。

图为莫奈的圆形《睡莲》。 岳依桐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