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存昕多伦多讲述老舍“退稿”往事

图片 8

  创作于1961年的《宝船》是老舍唯一一部儿童剧作品,中国儿艺1963年首演,1986年复排。28年后,以半个多世纪前这部经典之作向中华优秀文化传统致敬,作为第四届中国儿童戏剧节开幕大戏,中国儿艺再次复排该剧,让这艘“宝船”以崭新的面貌在今天再度扬帆远航。藉此,或许我们可以再次走近老舍,去品味那份熟悉与陌生。

图片 1

图片 2

  由中国儿艺复排的大型儿童剧《宝船》即将作为第四届中国儿童戏剧节开幕大戏于7月11日正式与观众见面。这部创作了半个多世纪的作品,是老舍先生唯一一部儿童剧,也是中国儿艺在2014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年中推出的首部大剧场作品。

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将于明天在上海开幕,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携演出剧目——肢体动漫剧《三个和尚》将于19、20日晚在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精彩亮相,展现近年来儿童剧创作成果,呈现不同舞台艺术品种的多样化发展。

资料图:濮存昕。中新社发 翟羽佳 摄

  该剧创作于1961年,由中国儿艺在1963年首演,1986年复排演出。故事讲述了善良勤劳的王小二在山中砍柴时,救起落水的老汉李八十,因此获赠一条小纸船和一篇口诀,可以将小纸船变成一条乘风破浪的大船。洪水来了,王小二驾着宝船,帮助很多动物脱离险境,并在大水中救起好吃懒做的张不三。洪水退去后,贪婪的张不三趁大家重建家园时,偷走宝船献给了皇帝。王小二在李八十和朋友们的帮助下,进皇宫夺回宝船,并让贪婪的张不三和愚蠢的皇帝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这部曾与《马兰花》合称中国儿艺的“一花一船”的《宝船》陪伴了几代观众的成长,带给他们欢乐和启迪。如今,中国儿艺的这艘“宝船”又将要以崭新的面貌扬帆远航。以此次复排为契机,在日前中国儿艺举办的舒乙先生谈老舍与《宝船》讲座中,老舍之子、著名作家舒乙谈起了父亲这部唯一的儿童剧的创作渊源,以及他眼中父亲的儿童文学魅力。

《三个和尚》是中国儿艺“2014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年”系列儿童剧中的一部力作,是中华优秀传统故事与当代审美的完美结合。

中新社多伦多11月4日电
当地时间11月4日下午,正在加拿大访问的中国知名话剧演员濮存昕在多伦多大学讲述老舍先生的戏剧人生,提到不少温馨往事。

图片 3

该剧自首演以来,至今演出113场,获得了近5万观众的喜爱。首演至今,该剧的国际演出足迹遍布五大洲16个国家、24个城市,为海外观众演出61场,被媒体称为“中国儿艺对外文化交流的一张耀眼名片”。

当天,由中国文化部外联局主办,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支持,加中文化发展协会、多伦多大学图书馆承办的“中华文化讲堂”之“戏如人生——《茶馆》的创作表演及中国旧社会的人生百态”访谈式讲座,在多伦多大学图书馆举行,濮存昕等应邀参加。

中国儿艺1963年首演儿童剧《宝船》剧照

深挖优秀传统文化 戏剧形式呈现千古谚语

濮存昕说,老舍先生的兴趣点始终是底层中国社会的真实状态,他在海外生活中学习到了西方文艺的“认识力量”,他坚持用白话文的语言把中国社会的真实描述出来,而这些语言直到今天都非常鲜活。

  “大作家给孩子写东西这种优良传统中断了,中国的现代作家基本不给儿童写东西,这很糟糕。”

图片 4

11月2日、3日,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著名话剧《茶馆》在阔别了30年后重返加拿大舞台,空前轰动。濮存昕在剧中饰演常四爷。

  “世界上有一个很好的现象,就是大作家给儿童写东西,像普希金、托尔斯泰、高尔基等都为孩子创作过。中国的作家同样如此。鲁迅先生有一个非常好的口号,叫‘救救孩子’。老舍、冰心、叶圣陶、张天翼等五四时期的一批大作家都给儿童写过东西,这是一种非常好的传统。但如今这种优良传统中断了,中国的现代作家基本不给儿童写东西,这很糟糕。”谈到儿童文艺创作,舒乙开宗明义提出当下这一发人深省的问题。他感叹,随着工业化、现代化进程,文艺也开始像科学一样逐渐分工。“到现在文艺分得很细,细到什么程度?写小说的不写诗,写诗的不写报告文学,写报告文学的不写剧本,现在都变得这样了。但是五四时期分工还没有这么细,老作家们倒是经常给儿童写东西,他们心目当中有儿童。”

《三个和尚》的故事源自于中国古老的谚语:“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

濮存昕表示,老舍先生的作品复活了中国北方文学的魅力。当年新中国成立后,林语堂送别老舍时曾经一声长叹,“中华北方的文学要没落了”。但老舍回来后,写出了《龙须沟》《茶馆》,这些都是中国文学的精品。

  事实上,《宝船》的创作缘起也与老一辈作家对儿童的那份责任息息相关。舒乙回忆,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时任中国作协书记处第一书记的茅盾,曾联合老舍、臧克家、严文井、张天翼等知名作家做了个决定,号召每个作家要给儿童写一篇作品(1956年)。“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个决议。所以当时很多作家就开始给儿童写东西,那一年虽然老舍先生自己签名了,但是他没工夫写,那一年创作了《茶馆》。创作完《茶馆》后正好南方有一个很棒的戏,昆曲《十五贯》进京,毛主席看后突然说了一句话,说最好把它改成其他剧种普遍地演。昆曲比较高雅,有的人不大能听得懂,而且昆曲的演员很少,如果改成其他剧种,比如京剧,那么看的人就多了。《十五贯》里演打官司,强调法律要公正,有现实意义。”舒乙介绍,在毛主席的号召下,老舍就自动领了这个任务,把《十五贯》由昆曲改成京戏了。所以当年除了创作《茶馆》,精力就投入到这个改编创作中。

2014年,中国儿艺汲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精髓,向传统文化借故事、借思想,巧妙地把知识、故事与道理融合到一起,将《三个和尚》这个极其简单朴实却有着深刻道理的故事搬上戏剧舞台。

1956年,老舍完成了剧本《茶馆》,经人艺排成话剧后轰动全国。但“谁能保证写一个成一个呀”,濮存昕讲述了老舍被人艺“退稿”的往事。

  舒乙介绍,到了1957年开始“大跃进”,老舍积极参加创作活动,一口气写了四个话剧,即人艺和青艺轮流上演的《女店员》《红大院》《全家福》《神拳》。老舍忙着写这些,所以当时承诺的为儿童创作一拖就拖了四年。“但是他还记得要给小孩写个东西,而且当时儿艺和《人民文学》杂志都来找他了,让他给写个儿童剧。他当时就决定改编一个民间故事,写《宝船》。当时《人民文学》主编是戏剧家陈白尘,他的太太金铃是《人民文学》的一个老编辑,她就是受当时担任《人民文学》副主编的儿童文学作家张天翼委派,来盯老舍先生要这个本子,然后《人民文学》首先发,后来儿艺就拿这个稿子去排演了。排的时候老舍先生自己来看。根据当时的导演朱漪提的意见,第二幕的第二场改得比较厉害,整个第三幕等于重写。但是离那个决议隔了四年,到了1960年、1961年才发表了演出。”

调皮捣蛋的“小和尚”、贪吃偷懒的“胖和尚”、酷爱经文的“瘦和尚”,剧中又加入宽容和善的“老和尚”,全剧围绕雪鬓霜鬟、抚琴诵经的“老和尚”分别与三个不谙世事的小和尚结缘的故事展开,用一个水桶将毫无定性的小和尚、贪吃懒惰的胖和尚和不思变通的瘦和尚收为门下,以身作则感化他们,让他们领悟生命的真谛,也希望通过故事的演绎让孩子们懂得团结、互助和“人心齐,泰山移”的道理。

据介绍,1960年,已经是家喻户晓的大作家的老舍,给人艺写了一个新剧本。因为特殊的原因,人艺的艺委会没有通过这个稿子,退稿的任务交给了与老舍私交甚笃的人艺著名演员于是之等人。

  “《宝船》创作过程包括演出效果都非常好,老舍自己也很高兴,因为他那时候已经很老了,他觉得自己还有童心,非常高兴。演《宝船》时,他自己来看,坐在小观众里面,周围都是小孩,他说他愿意和小孩一起享受这种戏剧的效果。”舒乙回忆,后来老舍在整理稿子的时候,很多稿子都在,唯独这个手稿一直找不到。其实是因为《人民文学》不退稿,始终留在他们资料室里,但是遇到“文革”,《人民文学》也停了。“那时候没地儿,《人民文学》原来在三联生活书店、商务印书馆那里,是文联大楼和作协大楼,东西到处转移,转移过程中就弄丢了,有的卖了废纸,有的就没了。到‘文革’以后恢复,在五四广场,即《求是》杂志那里,作家协会搭了几个简易的地震棚,派一个很老的老作协的工作者去把剩余的档案整理一下,她就跑到犄角旮旯去找,有几个麻袋,麻袋里面找到了《宝船》。那个麻袋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档案,当然已经不全了,但是这个手稿还在,这是一个抄本。老舍先生写完会雇一个私人秘书来抄,但是这个抄本上居然有大概几十页他修改的笔记。其中他就根据朱漪导演的要求,把第三幕重写了,这个第三幕居然有数页。这个老同志姓曹,一个女同志,找到手稿后她就找到我,说这个肯定要捐给文学馆做档案,所以这个手稿现在在文学馆里。”

优秀传统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根基,大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艺术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中国儿艺作为国家级艺术院团更应该肩负起这一使命。

“这事情真难办啊”,濮存昕描述,当时,于是之用一个小蓝布包卷起了这个剧本,来到了老舍家门口。犹豫不决正要抬手敲门之际,恰遇老舍出门送客。

  在舒乙眼中,父亲老舍是中国作家里面喜欢给儿童写作,而且成就较大的作家。舒乙介绍,抗战时期老舍创作了很多儿歌。“因为抗战的时候,有几样中国的文艺形式是最发达的,歌咏、木刻、漫画、话剧和曲艺。这几种形式,全都不需要认字,当时中国的文盲是百分之九十九点几,所以抗战时作家写小说、写诗歌、写报告文学,没人能看懂。当时的文艺家们怎么办呢?画漫画、搞木刻、唱歌咏、演话剧、搞曲艺,当时老舍先生就非常热心地去搞曲艺,非常热心地去写儿歌,然后写话剧。到抗战后期才又写小说,那个小说就是《四世同堂》,但是在前期动员大家的时候他是搞这几种文艺创作。”基于这种状况,舒乙介绍,老舍先生在抗战时期成为了仅有的写曲艺的作家,也在那个时候写了大量的儿歌,让小孩唱歌,打日本。“那时他偶尔也写一些童话,其中一个现在比较有名的叫《小木头人》,是聊抗战的。解放后他写了《青蛙骑手》和《宝船》,圆了他给儿童写东西的梦。其实他散文写得比较多,但是他的散文严格来说被他的小说、戏剧给压住了。他的散文进入中小学教科书的很多,比如《猫》《养花》《小麻雀》《草原》《济南的冬天》《北京的春节》《我的母亲》和《在烈日和暴风雨下》等,《在烈日和暴风雨下》是《骆驼祥子》里的,但其余那些都是专门写的散文。”

图片 5

“哎呦,是之,来来来,翠花楼吃饭去。”老舍说。

“经过60多年的积淀,中国儿艺在创作方向上有了更加清晰的规划。我们着眼于传统文化、外国经典、现实题材的创作,这三大题材在每年的创作规划中都有所体现。”

于是之随着老舍来到了胡同口的翠花楼。席间,于是之把稿子掖在身后,始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中国儿童艺术剧院院长尹晓东表示,《三个和尚》属于传统文化题材的创作范畴,对其挖掘和创排亦是中国儿艺的文艺工作者自觉承担传播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责任与使命的体现。

“酒席散后,老舍先生从翠花楼出来,回头一看是之老师,就说了一句话,‘你拿来吧’!”濮存昕说,“就这一句话,于是之老师如释重负,‘对不起’三个字都说不出口”。

采访中,《三个和尚》的导演毛尔南表示:

濮存昕描述的故事与老舍先生的儿子舒乙的回忆,在细节上存在很多差别,但濮存昕感念老舍先生对于人艺精神的塑造,他说,人艺的艺术风貌是老舍先生培育的。

“我们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挖掘,既让我们继承传统、认识自己,也让世界更加了解中国。”

今年是《茶馆》诞生60周年,是老舍先生逝世50周年,也是《茶馆》在加拿大演出30周年。濮存昕说,这是一个契机,也是一个缘分,“我们也是不期而遇,这是老天安排的”。他说,“我们一定是怀着不一样的心情来表演的”。

在他看来,给孩子的艺术作品一定得是最好的,主题绝对不能单薄;而这样一个完整的艺术作品,一般也会赢得大人的情感共鸣。

按照计划,话剧《茶馆》还将于11月10日、11日在温哥华演出。

在《三个和尚》的国内外演出现场,经常可以看到欢呼雀跃的孩子和热泪盈眶的大人。

两位梅花奖演员参演 下苦工打磨精品力作

图片 6

如何实现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三个和尚》以简美中国风、创新多媒体、肢体讲故事,让现场的大小观众们看到了儿童戏剧表现的另外一种可能。

全剧仅用16个字来舒展剧情,整台演出只出现“阿弥陀佛”“师兄”“师傅”“来此为何”等台词,这样的几近无台词,全靠肢体动作的演出,在中国儿艺的创作中还是首次尝试,可谓实现了最大胆的创新。

图片 7

“孩子对台词的感受不如肢体以及场面敏感和强烈,所以我一直想尝试强调肢体语言的表现手段。正如中国画那种意味,靠心去体味,用台词可能反而固定住了表演,无台词让空间放开了,会有更多的留白,将更大的假定性、可能性和联想空间提供给观众。”

毛尔南说。

《三个和尚》定位小剧场剧目,适合巡演,但小剧不小,该剧四位演员中,刘晓明、唐妍均获得过中国戏剧表演艺术最高奖——中国戏剧梅花奖和中国话剧金狮奖等多项艺术大奖,另外两位演员胡敬波和付强也是中国儿艺的优秀青年演员。

每次演出因为肢体就是台词,演出开始,演员们必须全程保证身体、精神都在亢奋状态才能准确传递给观众们故事的内涵。

“我们在每一场景之下必须找到最准确的动作语言。我们面对的观众是孩子,传递给他们的信息必须形象、准确。动作稍一变形,就相当于台词念错了,孩子们就看不懂了。”

刘晓明说。经常一场戏演出结束,演员们的衣服汗湿到可以拧出水来。

国际巡演成果丰硕 中国文化引得好评如潮

图片 8

该剧无台词表演形式,便于外国观众更好地理解中国文化的精髓和理念。

自2014年首演以来,先后亮相于德国、西班牙、丹麦等国的世界知名儿童戏剧节,巴基斯坦“欢乐春节”项目,“2015—2016中加文化交流年”活动及中国冰岛建交45周年纪念活动等。

“该剧讲述了传统的中国故事,题材好、形式好、演员好,是一部高水准的儿童剧。”

国际戏剧协会名誉主席曼弗雷德·比尔哈兹给予《三个和尚》高度评价。

如他所言,《三个和尚》在国际的演出好评如潮:

2015年,西班牙“FETEN欧洲儿童戏剧节”总监舍塞称,《三个和尚》的演出可称得上近几年的众多剧目中,观众反响最为热烈的一次。

艺术总监玛丽安说,西班牙人说话时习惯了快语速,但在这部戏中,时而舒缓的戏剧节奏与情感节奏,让人感受到停顿与留白间有着令人意犹未尽的美。

2016年,对儿童剧演出一直不是很“感冒”的巴基斯坦国民议会代议长阿巴斯被《三个和尚》的演出深深打动,他激动地对剧组说:

“你们的演出非常棒,我很感动。这部戏所传递的‘团结一致’的精神是全世界都需要的。”

2017年,该剧还从世界各国提交的900余个儿童剧作品中脱颖而出,入选国际儿童青少年戏剧协会国际大会暨2017南非国际儿童青少年戏剧节,登上世界儿童戏剧的最高舞台,并填补了中国儿艺建院61年未曾到非洲演出过的空白。

2018年,亚洲儿童青少年戏剧节的演出结束后,全场掌声雷动,演员多次返场谢幕。

戏剧节组委会诚挚祝贺演出成功,并直言:

“《三个和尚》是此次受邀国外剧目中观众最多、气氛最热烈的一场演出。”

亮相十二艺节博览会 展现剧院艺术发展成果

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演艺及文创产品博览会于5月19日在上海展览中心开幕。中国儿艺此次同时参展十二艺节文创博览会,为观众呈现建院60多年来的发展进程、推出的一批精品力作和优秀人才。同时,中国儿艺还带来丰富的文创产品参展。

中国儿艺自1956年成立以来,创排了《马兰花》《宝船》《报童》《三个和尚》《红缨》等180余部优秀的儿童剧作品,演出足迹遍布全国34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并赴世界五大洲二十多个国家进行交流演出,赢得了广泛的赞誉。

博览会现场,中国儿艺第一版《马兰花》1955年创作时的剧本、服装设计图、乐谱、排练记录、舞美设计图,第一版《宝船》1961年创作时的剧本、服装设计图、乐谱、排练记录、舞美设计图以及现场反复播放的《马兰花》《三个和尚》的演出视频吸引了众多观众驻足。

作为中国儿艺建院剧目的《马兰花》,历经5次改版,久演不衰。和《马兰花》并称为“一花一船”的《宝船》是著名文学家老舍先生创作的唯一一部儿童剧作品。

近年来,中国儿艺本着“一切为了孩子”的宗旨,坚持“传统文化、外国经典、现实题材”三并举的创作原则,每年创排4至5部作品,为不同年龄段的孩子提供艺术滋养。

“此次参展我们既展出了经典剧目,也展出了新创剧目,体现了中国儿艺创作严谨、制作精美、演出精致、勇于创新的艺术风格和艺术传统,今天的中国儿艺,正在朝着儿童戏剧创作演出的艺术殿堂,艺术普及的重要基地,对外交流的重要窗口不断迈进。”

尹晓东说。

与此同时,中国儿艺通过打造“中国儿童戏剧节”“优秀剧目轮换上演制”
“国家艺术院团演出季”等演出品牌,始终遵循“高品质、低票价、公益性”的原则,做到了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统一。

2018年,中国儿艺又创新开展“让边疆不再遥远——优秀儿童剧走进边疆重镇”项目,计划用4年至5年时间走进边疆九省区,以优秀儿童剧润泽边疆,让边疆的孩子享受更多、更好的公共文化服务,欣赏国家级院团高质量的舞台艺术,让他们和大城市的孩子一样有机会享受高质量文化生活。

目前中国儿艺已经走到广西、云南、吉林的边境地区演出50场,深受边疆老师和孩子们的欢迎。

“‘一部优秀的儿童剧能影响孩子的一生’,中国儿艺肩负着国家儿童戏剧的继承、发展与创新的责任,发挥着国家艺术剧院的代表作用、示范作用和导向作用,将为建设‘国内一流、国际一流’的儿童艺术剧院不断奋斗。”

尹晓东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