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博物馆的IP之路

图片 11

  不厌其烦是关键

虽然国家博物馆被放在了超级IP的行列之中,但是作为一个在IP授权领域刚刚开始探索之路的我们深知,在这条路上我们还是一个新生,还需要不断地同业界翘楚们学习、探讨。

图片 1

  脏小白:我的专业是插画与漫画,毕业后我和大多数同学一样按部就班地通过校招去了公司上班,在腾讯和阿里都做过视觉交互设计。但同时也一直都在画漫画,画一些生活上的小故事,自娱自乐。后来因为觉得微信上的表情都不适合我,当时表情包确实挺少,自定义表情包是稀缺的,所以就自己画了一些,跟朋友们分享。后来发现大家都蛮喜欢,我就持续地在画,慢慢往自己公众号上传发布,通过粉丝之间“一传十十传百”的传播方式,被越来越多人关注。

我们在孵化国家博物馆这个大IP时,有一个完整的模式。这个模式就是我们一直在探索的“文创中国”的授权模式,国家博物馆作为馆藏IP资源的提供方,有着大量的馆藏IP资源,包括馆藏文物的高清图片、三维数据、视频影像资料、文物背后的研究成果等等,但是文物要活起来,要走入千家万户,国家博物馆要讲好中国故事,仅仅靠国家博物馆本身是远远不够的,因此,为了更好地践行通过文创产品的载体使文物活起来,并走入千家万户的使命,国家博物馆在经过四年探索后,知道在文创产品的整个设计生产销售以及推广的过程中,国博在设计、营销推广环节都存在着很大的短板。在此基础上我们于2017年正式提出了“文创中国”的授权模式,并同中国美院合作来探索如何与高校进行基于馆藏文物IP的品牌产品设计以及国家博物馆自有版权图库设计,并希望未来可以进行模式的复制。另外,今年也会致力于同更多的设计方进行更为深入的文化创意设计探索。我们初期通过阿里巴巴集团针对其线上营销资源、营销渠道进行整合,截止到现在对于市场资源的撬动我们也已经不只局限于同阿里的合作,而拓展了更为多元的方式和渠道,在整个的探索过程中,文博机构存在哪些难点、痛点,其实我们这个团队非常清楚,并且具备了解决这些难点痛点的能力。

图片 2

  2008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视觉传达专业,上海时代卡通创始人之一

姓名: 工作单位:

  需要注意的是,IP资源的线上授权具有一定排他性,同样的IP资源在授权期限授权地域内,只能在这个线上平台进行授权和销售,不能再在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上授权开发与销售。原则上线下授权开发不受影响,但是我们主张尽量避免多头授权的情况出现,以避免产品市场混乱,这也是为什么要把IP授权给国博代理进行统一协调的原因。”蒋名未解释。

  采访者:小崽子从一开始创作至今已有四五年时间了,保守估计表情下载量已经累计2亿多次,用户使用次数已经超过30亿次,可以说是有一个很好的反响度。在你看来,“小崽子剧场”抓住了哪些特别打动人的点?

虽然国家博物馆被放在了超级IP的行列之中,但是作为一个在IP授权领域刚刚开始探索之路的我们深知,在这条路上我们还是一个新生,还需要不断地同业界翘楚们学习、探讨。为国家博物馆更好地可以藉由授权这个方式能够完成传播优秀传统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使命,并助力中国本土设计师的孵化,促进创意设计转型做出自己应有的努力。

  “文创中国”平台的基本运营模式是由国博负责整合文博行业版权资源,版权资源主要包括针对馆藏品的高清图片、扫描图片、文字研究成果、和单位的商标和品牌。而针对版权资源进行的设计开发、投资生产、市场营销等工作,线上由阿里集团负责,线下由上海自贸区企业负责,这种模式有利于文化人做好文化资源的梳理、确权和开发授权工作,产业人做好产业资源的对接,优势互补,实现双赢。

  虽然国家博物馆被放在了超级IP的行列之中,但是作为一个在IP授权领域刚刚开始探索之路的我们深知,在这条路上我们还是一个新生,还需要不断地同业界翘楚们学习、探讨。为国家博物馆更好地可以藉由授权这个方式能够完成传播优秀传统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使命,并助力中国本土设计师的孵化,促进创意设计转型做出自己应有的努力。

作者简介

  实际上,受西方博物馆运营规模的影响,百度与谷歌曾试图将中国的博物馆藏品文化资源打开,分别实施了百度数字博物馆和谷歌艺术计划项目,或是时机不成熟或是政策等方面的原因,最终没能引起国内博物馆的广泛参与。

  目前,中国文创产业中所说的IP(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缩写),即是知识产权和品牌的结合体。通俗地说,有内容、有一定知名度和一定粉丝群的文化产品或者文化产品碎片,都是IP。近年来,创意行业生态正在悄然发生巨大变化,创意早已经不再是简单服务业模式,各领域的创意者都在为新路径践行,打造各个行业的IP。

国博同中国美院合作起源于2017年的春末,为探索“文创中国”的授权模式,国博携手中国美院、阿里巴巴,集合中国当代新锐设计力量,在第一期的“经世致用”课程中为7家我们认为可以称得上行业内比较前沿的品牌,如联合利华、御泥坊、阿芙精油等打造出了30余款富有国博元素的文创产品。基于这次良好的合作基础,2017年8月份,我们同中国美院又启动了第二次服务品牌、助力品牌升级的设计项目,针对所招商的正山堂、洽洽瓜子、掌阅三家品牌商的年货节产品进行设计,两次合作的设计产品均得到了品牌的高度认可,也形成了非常好的社会传播,并形成了50余套在未来可用于再授权的图库作品。整个合作过程中,我们的设计师同学、师生其实都是作为合作人的身份参与其中,参与到整个商务合作之中,并参与最终的销售分成。藉此,在同高校如何完成国家博物馆“文创中国”平台项目中的设计环节的探索,可以说往前迈了一大步。

  承载此次合作的是QQ平台的“企鹅原创开放平台”,
QQ的“企鹅原创开放平台”以表情设计为切入口,优秀设计师通过这一平台制作的表情和形象IP,将供所有QQ用户来购买和使用。本次大赛从7月开始,10月底结束,由故宫与腾讯共同评选出赛事优胜者。今年10月,用户就能在社交平台上使用到由优胜者们创作的故宫主题个性化表情。

  国家博物馆经营开发部电子商务科科长

文创中国项目最终旨在汇聚所有文博系统的资源,国家博物馆将经过授权的相关文物版权资源及代理IP资源,去对接创意设计、投资生产、线上销售三大优势资源,形成了文化资源与产业资源的完美对接,创建了文博系统文创产业合作发展的新模式,同时在过程中希望可以助力中国本土设计师的孵化以及创意设计转型。

  然而,如今的整体环境已经大大改善。一方面,在国家相关政策的激励下,博物馆希望借助互联网和新技术的平台,将其所拥有的优秀文化资源与公众分享,把传统文化的内涵用富有创意的方式普及并传递下去,从而培养更多爱传统文化的年轻人;另一方面,互联网公司希望能有更多IP资源,提升整体内容的文化品位,同时还可以借助故宫博物院和国博的强大品牌影响力和流量,提高竞争门槛。

  采访者:毛小悲

  谈到此次的活动,苏州博物馆文创负责人蒋菡告诉雅昌艺术网:“互联网平台对文创产品的传播作用很大,之前博物馆一直给人以一种高冷的距离感,这一次的跨界合作,我们希望以服装为载体,让更多年轻人对博物馆有更深刻的认知,重塑博物馆形象。”
关于此次活动的时装设计元素,蒋菡说在确定大的设计方向之后,苏州博物馆专家从文化层面挑选了很多具有代表性的符号,比如:世界建筑大师贝聿铭设计的博物馆建筑元素,江南四大才子唐伯虎的书法作品,更值得一提的有趣元素是博物馆工作人员还从文物中收集了26种汉字“吴”的不同写法,苏州古代称为吴,也是苏州特色的文化符号。

  杜皓冬

  “北京故宫本身就是一个世界级的超级IP。借助移动互联网,北京故宫已经迅速地吸引了新一代的年轻粉丝。展望未来,互联网的技术创新将助力故宫,产生更强的文化辐射力。我们希望联合故宫,帮助中国文化走向世界。”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表示。

  现在经常会被问到IP到底是什么。因为从字面解释来说,有各种各样的版本,但我看来必须具备两点,内容和流量。

  据悉,国博率先在“文创中国”平台上线了400个文物IP,包含“国宝级”的错金银云纹青铜犀尊、大盂鼎等。目前,湖南博物馆已签约授权,中国美术馆、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等也在积极响应。为确保“文创中国”平台出品更多的文创精品,国博将对设计师进行辅导,帮助他们了解文物内涵,而每一件文创产品在批量生产前,都需国博、阿里巴巴双方认可。

  国博同中国美院合作起源于2017年的春末,为探索“文创中国”的授权模式,国博携手中国美院、阿里巴巴,集合中国当代新锐设计力量,在第一期的“经世致用”课程中为7家我们认为可以称得上行业内比较前沿的品牌,如联合利华、御泥坊、阿芙精油等打造出了30余款富有国博元素的文创产品。基于这次良好的合作基础,2017年8月份,我们同中国美院又启动了第二次服务品牌、助力品牌升级的设计项目,针对所招商的正山堂、洽洽瓜子、掌阅三家品牌商的年货节产品进行设计,两次合作的设计产品均得到了品牌的高度认可,也形成了非常好的社会传播,并形成了50余套在未来可用于再授权的图库作品。整个合作过程中,我们的设计师同学、师生其实都是作为合作人的身份参与其中,参与到整个商务合作之中,并参与最终的销售分成。藉此,在同高校如何完成国家博物馆“文创中国”平台项目中的设计环节的探索,可以说往前迈了一大步。

  从微博到淘宝店,从文化产品开发到APP与用户互动,故宫充分利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特点,通过网络营销以及内容周边开发,将IP背后厚重的文化历史变得“美味可口”,让年轻一代更容易接受。

  据中国美院创业学院的初步调查统计,近年来毕业生的创业率有比较明显的增加。因为专业优势,越来越多的美院学子毕业以后会选择自主创业。中国美术学院学生也逐渐成为了艺术类IP主力军之一。5月28日,中国美术学院创业学院联手觅处Meet-True推出“中国美术学院IP践行者大会”,进一步挖掘并揭秘美院IP践行者们的背后故事,促成电商、动漫、影视等领域IP实践的分享互动,解析IP合作泛娱乐的联动效益,近距离展现IP价值,以期对想要创业或正在创业路上的毕业生有所帮助。   ——编者

  2016年6月27-29日,苏州博物馆与聚划算合作,推出“型走的历史”主题活动,该活动联合三家服装品牌,从苏州博物馆的建筑、藏品以及教育成果中提炼元素进行设计,融合古典美学与现代时尚,推出独具苏州博物馆特色的系列服饰24款,其中10款在聚划算首发。72小时内,淘宝分别以“文艺女装博物馆篇”、“把博物馆穿上身,美翻了”、“当女装遇上博物馆,美翻了”为标题,在淘宝电脑端首页及手机端首页进行主题推广。

  采访者:表情包可以说是形象化IP的一种展现方式,那您觉得像这种类型的IP,它最具有价值的点是在什么方面?怎么样才算是该领域里真正的IP呢?

  故宫、国博与腾讯、阿里的合作,完全不同于博物馆以前任何一种对外合作,他们除了互联网、高科技的标签,其背后还隐藏着资本、创新和完全不同于博物馆的一种玩法和逻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2016年,将是博物馆
IP元年,也将会对博物馆行业的转型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开启博物馆 IP
运营时代。

  蔡玲萍

  国博联手阿里打造“文创中国”IP 平台

  2011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插画与漫画专业,小崽子剧场创始人

  故宫携手腾讯强化超级文化 IP

  采访者:从业余爱好转为全职创作,而今变成您的一种创业方式。当初为什么会想到通过表情包这个角度去切入?

  据了解,北京故宫与腾讯的合作目前规划今年会从表情包和小游戏的创作开始,明年会与腾讯的游戏事业部推出基于北京故宫文化的大型游戏。从明年下半年开始,北京故宫会介入到动漫和文学的创作,也包括微电影的创作。“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技术的进步,我们自己对博物馆,对北京故宫的认识也在逐渐转变。博物馆不应该是冷酷的,如果只是把过去的文物冷冻在这里,文化可能就会变得固化,甚至僵化,我们应该把它们用起来。”北京故宫博物院资料信息部副主任苏怡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脏小白:要有自己的个性,好玩一点,不要一味地去追求主流趋势。

  活动期间,苏州博物馆的文创产品也再次吸引了众多的目光,淘宝官方网店三天点击量超过80万,并完成了2000多单的订单,多款文创产品线上售空断货。“博物馆的文创产品市场化需要借助互联网电商平台,电商平台的专业与博物馆的文创资源强强联合,才能优势互补,互赢互利。”苏州博物馆馆长陈瑞近先生表示。

  脏小白:随着微信的普及使用,表情包很火,所以很多品牌商在推广过程中也想要做一些突破。他们找到我,希望用一种全新的形式把他们的产品理念放到我们的表情包里,然后推广到我们的粉丝群体,刚好我们的粉丝群体都是年轻人,和他们想要推广的方向是比较吻合的。

  72小时内,这些“充满文化情调”的T恤和连衣裙,引发6万多文艺青年热抢。由茵曼设计师打造的唐伯虎《漫兴》合作款T恤,采用唐伯虎七律真迹《漫兴》结合现代水印厚板工艺呈现水墨感;而售价仅98元的初语秋装新品苏博书画长袖T恤,则将贝聿铭的山水与浮世绘交织设计,相映成趣;除此以外,由生活在左设计的山水鱼游系列,以及由苏博与品牌合作研发的、巧妙提炼馆藏吴王夫差剑柄元素的惊鸿配饰也受到消费者的欢迎。“互联网品牌往往聚焦于市场和销售,但在品牌形象塑造和事件营销上存在短板,聚划算背靠阿里巴巴海量用户和商业资源,能够迅速帮助淘品牌对接文化资源,实现品牌升级。”聚划算总经理刘博表示。

  采访者:“小崽子”有跟很多大牌做合作,像麦当劳、惠普、康师傅等品牌,在不断的跨界合作中,有没有对IP的应用有一个更深的理解,IP在落地到市场要做一些什么?

  2015年以来,以BAT为首的互联网公司大举进军文化产业,以 IP
为核心的泛娱乐布局正逐渐成为中国文化产业的发展趋势。2016年,一系列政策法规密集出台,鼓励文博创意产业发展,对传统文化优质
IP 资源觊觎已久的互联网巨头们,在完成游戏、动漫、影视等行业的 IP
布局后,终于把触角伸到文博行业。

  项水柳

  出身贵族、自身社会化媒体营销能力和设计能力也都不俗的故宫,为何会选择与QQ合作,并将自己的IP与他人分享呢?“我们更关注的是要把北京故宫所蕴含和代表的优秀传统文化留给年轻人,留给未来。我们和腾讯合作,希望借助互联网和新技术的平台,把北京故宫所拥有的优秀文化资源分享给公众,把它们的内涵用富有创意的方式普及开来、传递下去,并且培养更多热爱传统文化的青年人。”北京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说。

  最终我要讲的就是作为我们内容的创作者不应该去迷信IP,不是说你拿到了很好的IP就一定可以成功,市场上有非常多大IP改编失败的案例。所以我觉得要不断地加强自主原创的能力,不断地去持续生产高品质的内容,把自己团队本身的品牌打造成行业IP,这比什么都更具备价值。

图片 3故宫“骑鸡仙人”表情

  一个好的IP肯定是会有一个共同的认知。就是观众对你的IP有认同感。不管你用什么内容形式去展现给观众看,不管是小说还是影视还是动画,至少大家在看到这个内容的时候会给自己带来一些共鸣,能产生共鸣的内容才是具备价值的。所以我们未来要做的事情也是去做一些让大家产生共鸣的IP。

  博物馆文创的互联网式革命?

  我今天主要分享的是个人对于网络电影IP的一些理解。2015年爱奇艺推出一个概念,叫做网络电影——片长符合60分钟以上,网络用户会员付费点击的方式,只要会员完整看完6分钟以上的片段,影片就可以产生收益。大家可能对网络电影还不是特别熟悉,最简单的理解就是网络平台播放的电影,跟院线电影的区别在于播放渠道不一样。然后它是以会员付费方式去取得收益,在电影内容的本质上是没什么区别的。

  其实,故宫博物院曾推出一套以动态漫画《故宫大冒险》人物为主题的表情包,比如,“骑鸡仙人”仓皇遁去的有趣表情,就是以故宫古建筑屋顶檐角上的“仙人”为创作原型,这对搞笑
CP
和龙、凤、狮子、天马等等一系列小兽构成了故宫建筑装饰的一大特点。它们不仅是檐角上的装饰物,还有很多的吉祥寓意。

图片 4模式图展示

  有感于“国博天猫”产品供应不足、设计和投资瓶颈,国博试水“互联网+博物馆”的方式,主动牵手阿里巴巴搭建“文创中国”线上平台,并与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管理委员会签约战略合作协议,共同启动“文创中国”中国大区运营中心等项目,为“文创中国”线上平台提供全方位线下保障体系,让博物馆、企业与设计师都有机会参与其中,以促进中国博物馆文创产业的整体发展。

  脏小白:做表情包和做产品是一样的,都是要给用户体验。刚开始画的时候,我其实就是为自己画的,所以我的粉丝也大概都跟我同个年龄层,80后、90后。我会去关注我们这个年龄层的生活圈,表情里状态和用语,都比较符合我们这个年龄层的人。其实2亿多下载量相对于微信整个大平台来说,还是小众的。

图片 5故宫版爱消除

  第三点是我们有着自己可以控制的一条生产、销售、变现的渠道。我自己是设计师出身,有设计师身上的优缺点。在产品开发上,我们敢于想象、善于讲故事、有创造力,但一遇到品牌运营的问题,我们往往会不善于营销和管理、不够有规划性和执行力、很多设计师会选择直接放弃这部分的工作内容,但是卡里努努10年,我们硬着头皮坚持下来,建立了一条自己可以控制的生产、销售、变现渠道。

图片 6

  践行者的身份 先行者的经历 苦行者的态度

图片 7

  2005年毕业于中国美院染织专业,卡里努努品牌创始人

  “唐伯虎的字帖、贝聿铭的建筑、吴王夫差的古老青铜剑……”它们不是躺在博物馆里冰冷的文物,而是苏州博物馆和聚划算共同打造的时装发布会“型走的历史”推出的24款苏州博物馆元素定制款服饰。

  陈曦

图片 8

  2013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公共艺术系,项氏兄弟电影创始人

  据介绍,“文创中国”是为博物馆的IP资源解决设计、投资、生产、销售、推广等问题的平台。“文创中国”平台包括“云设计中心”和“文创超市”两部分,面向全国文博单位开放,由文博机构提供馆藏文物IP授权,由国博牵头将资源推介给国内外优秀的设计师,继而将设计方案与有实力的投资者对接,生产出的优质产品则直接在“文创中国”平台销售,各机构获得分成。“虽然国博每年有670万的观众,但是对于市场来说还是太小了。所以我们踏出了转型的一面,就是在天猫上开了一个中国国家博物馆的旗舰店,用户突然间由670万的观众扩大到数亿网民的范围,好处是突破了销售瓶颈。但是随之而来的是你的产品不够丰富,你的价位因为受产量的影响,可能价位也不是让消费者感觉到很物有所值。那怎么办?我们跟阿里合作,我看好的是阿里的三大资源。我们提供的只有一个资源,就是我的IP资源,博物馆或者是文化机构它的IP资源是什么,就是我的专家团队对于我的馆藏的研究成果。”
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李六三表示。

  来源:《美术报》

  聚划算还曾与故宫淘宝合作,推出过故宫系列文创产品,在短短75分钟内售罄1500件御前侍卫手机座。聚划算为什么会跨界博物馆?“聚划算平台上的用户消费能力越来越高,我们希望提供的产品中70%是精品,寻求跨界合作的目的是进行消费升级。选择与故宫、苏博等机构合作,一方面是希望通过平民化的手段,把只能在博物馆看到的历史文化元素体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用品中,为用户带来惊喜,取悦高端消费;同时还可以吸收故宫和苏博的粉丝,对于我们的品牌推广也是有好处的。”聚划算
BD 叁千告诉雅昌艺术网。

  脏小白:说到形象化的IP,其实有很多可以参考的前辈们,如迪士尼、Hello Kitty等比较大的品牌。如果是想往形象化的IP产业去发展,可以多看看他们的成果。目前,我们也还是一个小团队,但可以肯定的是最核心基石还是其原始形象、世界观和要表达的内容。这是作为一个原创作者,最需要去把握的。后面能否IP化,在具体执行过程中我相信会逐渐清晰起来。

  博物馆IP+电商的跨界营销

  采访者:现在有很多的年轻创作者,都想制作特别有识别度的形象(IP),您对他们有什么建议呢?

  涉及到具体的合作模式,
国博经营与开发部副主任蒋名未表示:“如果说与阿里巴巴的合作主要是将无形IP资源的转化流通渠道打通,那么与上海自贸区的合作则是为有形文创产品的运营提供保障。也就是说,线上的问题被阿里解决了,而所有的产品在线下则需要有仓储、物流、金融等方面的保障支持,这就需要人力与场地,需要打包上线、拣选包装、售后服务等,运营中心落户上海自贸区的优势非常明显,它的地理优势、国家政策的支持、通道服务等,以及人员、机构都非常专业,可以为博物馆提供完善的运营保障体系。”

  我个人理解IP就是具备足够的用户动员能力的产品,像知名的IP《盗墓笔记》和《鬼吹灯》,它有大量的粉丝,如果我把这样的内容改编成电影或者是游戏,那么它的大量粉丝有可能会去为此买单,这叫做会员动员能力。动员能力越强,说明该IP价值越大。

  上海自贸区国际文化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胡环中表示,国博是国家首屈一指的文化核心资源,文创产品必须源于文化。而自贸试验区是一个贸易便利化的平台,从市场化的角度,从境内外沟通交流、产业沟通交流的角度,自贸试验区具有通道上的优势。“在文化产业化的过程当中,需要这种核心资源和市场的嫁接。”

  像项氏兄弟这样因为热爱而投身网络电影行业的从业者并不少见,但市场是残酷的,他们中的大多数在短短的四年内被替代、被淘汰。项氏兄弟是幸运的,他们的作品获得了大多数网络观众的认可:《降龙大师》在爱奇艺上线1天半就突破2000万点击量,上线1个月票房超过1600万,爱奇艺年度票房榜第四;《镇魂法师》获优酷网络院线分账行业冠军破3555万,创网络院线分账金额纪录史新高。这里邀请“项氏兄弟电影”的创始人之一项水柳,分享他对网络电影IP的理解。

  7月6日,故宫博物院与腾讯合作的消息刷爆了朋友圈。这是故宫又一次与互联网公司亲密接触。故宫博物院将开放一系列经典IP,与“NEXT
IDEA腾讯创新大赛”的两项赛事“表情设计”和“游戏创意”展开合作。作为腾讯与故宫长期合作的第一年,故宫此次开放的IP包括经典藏品《雍亲王题书堂深居图屏》(又称胤禛十二美人图)、《韩熙载夜宴图》(局部)、《海错图》(节选)、明朝皇帝画像,以及故宫数字文创《皇帝的一天》APP、《故宫大冒险》动态漫画中的卡通形象等。“让年轻人能够对故宫感兴趣是传统文化能够传承并有创新的重要前提,所以我们也想做一些尝试,这次就开放了一系列经典IP,与腾讯创新大赛的两项赛事‘表情设计’和‘游戏创意’开展合作。”故宫资料信息部副主任苏怡表示。

  我们在孵化国家博物馆这个大IP时,有一个完整的模式。这个模式就是我们一直在探索的“文创中国”的授权模式,国家博物馆作为馆藏IP资源的提供方,有着大量的馆藏IP资源,包括馆藏文物的高清图片、三维数据、视频影像资料、文物背后的研究成果等等,但是文物要活起来,要走入千家万户,国家博物馆要讲好中国故事,仅仅靠国家博物馆本身是远远不够的,因此,为了更好地践行通过文创产品的载体使文物活起来,并走入千家万户的使命,国家博物馆在经过四年探索后,知道在文创产品的整个设计生产销售以及推广的过程中,国博在设计、营销推广环节都存在着很大的短板。在此基础上我们于2017年正式提出了“文创中国”的授权模式,并同中国美院合作来探索如何与高校进行基于馆藏文物IP的品牌产品设计以及国家博物馆自有版权图库设计,并希望未来可以进行模式的复制。另外,今年也会致力于同更多的设计方进行更为深入的文化创意设计探索。我们初期通过阿里巴巴集团针对其线上营销资源、营销渠道进行整合,截止到现在对于市场资源的撬动我们也已经不只局限于同阿里的合作,而拓展了更为多元的方式和渠道,在整个的探索过程中,文博机构存在哪些难点、痛点,其实我们这个团队非常清楚,并且具备了解决这些难点痛点的能力。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教授就文化电商的新趋势课题演讲时表示,未来十年,电商产业将由目前的3.5万亿元飞增至20万亿元左右,预估文化电商产业将占其中的20%至25%。同时,文化电商的出现,可以逐步改变目前阶段传统电商附加值低的现状,是解决商家恶性降价竞争和平台假货泛滥的有效途径。由此可见,“未来几年,博物馆馆藏文化资源必定成为热门IP,互联网平台公司和内容生产对传统文化IP资源的争夺也会越来越激烈,争夺对象也会逐渐下沉,到时博物馆IP将成为香饽饽。”

  2015年7月,微信表情开放平台上线,如今已成为国内最大的表情投稿平台。如今表情商店上架的表情包超过1.5万套,微信用户每天发送表情商店的表情超过6亿次。在这个表情包异军突起的今天,使用率如此高频的表情包也带来了无数创业机会。那么作为“小崽子剧场”的原始创作者脏小白(张聪),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插画与漫画专业之后,是如何在表情包的大势中脱颖而出的。

  作为一个开放的 IP
平台,其它的博物馆如何参与到“文创中国”中来?“合作流程即博物馆方面在梳理IP资源后,与国博签署IP资源授权开发协议,将IP资源分批次授权给国博,由国博下属全资企业与阿里巴巴进行对接提交IP资源,然后由‘阿里鱼·云设计中心’对接设计方与品牌商提供设计方案,由授权博物馆与国博一起审核设计方案,再由阿里负责招商生产,产品生产出来后再由阿里系销售平台引流销售,销售收益反馈回来按约定进行多家分配。

  怎样让IP具有持久生命力

  “博物馆是带有中国文明标识的重要IP,故宫与阿里、腾讯的合作只是博物馆成为超级IP的开始。”新晖资本创始合伙人徐慧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前不久,我在朋友圈分享了一条我们新品上市的消息,一个老朋友留言说:“真没想到卡里努努的生命力这么顽强”,潜台词就是:“哇,都10年了,卡里努努还活着”。这个留言非常触动我,那么我就从“怎样让IP具有持久生命力”这点来谈谈我对IP的理解。

  2016年1月18日,国博天猫旗舰店正式上线,旗舰店从整体规划、运营管理到宣传推广完全自主运营;3月1日,国博与阿里巴巴达成战略合作,共同打造“文创中国”线上平台,开启文化精品设计、开发、销售平台,实现互联网+博物馆的合作新模式;6月13日“文创中国”线下运营中心正式落户上海自贸区,国博率先在“文创中国”平台上线400个文物IP;6月29日,故宫与阿里巴巴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故宫天猫旗舰店正式上线,双方合作内容主要包括票务、文创、出版三个版块;7月6日,北京故宫博物院与腾讯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在社交平台、泛娱乐及
VR\AR等方面进行合作,深度挖掘故宫的IP价值;6月27-29日,苏州博物馆与阿里巴巴集团合作,推出“型走的历史”聚划算主题活动,以苏州博物馆文化元素为灵感设计制作的服装在淘宝聚划算独家首发。

  其次,卡里努努有着较为完善的产品体系,且我们的产品极具功能性,能较好地融入买家的日常生活。卡里努努并不像其他成功IP,有好的内容、流量和变现方式。卡里努努最初让大家认识是从玩偶挂件这个产品载体开始,我们的产品不断更新、升级换代,跟随着粉丝们的使用需求而发展,我想这是我们可以坚持10年的一个重要的秘诀。

  自2012年起腾讯提出泛娱乐战略以来,QQ先后与电影《原力觉醒》、哆啦A梦系列、《独立日2》等不同系列IP合作,推出各种类型的QQ衍生服务或体验产品,准确的说QQ一直与年轻人保持高度的黏性,用年轻人喜欢的方式占领年轻人群。故宫与腾讯合作后,可以与8亿多QQ用户零距离接触,而这8亿多用户中有超过六成是90后。通过QQ表情的创意传播“激活”传统文化IP,并对推动中国数字文创产业的发展也有很大帮助。

图片 9卡里努努形象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郑晓芬)

  2008年左右,创意店铺很多,像疯果盒子、艾派1983,当时有100多家的线下创意店,都售卖设计师原创产品,以代销的模式。2010年实体创意店铺大量关闭,导致很多设计货品退回。而我们当时做了两件事,从手工生产转型批量生产,培养了一批工人设立了自己的工厂,另外在淘宝、京东、小红书等电商平台开启了自己的销售渠道。这些自有的销售渠道的搭建应该是卡里努努今天还能活着的另外一个原因。

  故宫模式是否可以复制拷贝?国博的“文创中国”平台能否带领其它博物馆共同进步?这些问题还需要时间来证明。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传统的博物馆总是要走上互联网之路。一项由皮尤研究中心基于对美国1224个博物馆机构进行在线调查而发布的一份“新媒体与博物馆观众参与”报告表明,社交网络的价值已经得到了艺术机构的普遍认可,并且已经渗透到博物馆等文化机构运作的方方面面,成为美国艺术领域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最后,也是我认为最特别的一点是,IP价值在于类同的审美和生活价值观。卡里努努吸引了一样审美的客人,他们会跟我分享他们的生活故事。在一次爱的征集的活动里,有个叫三只猫的老粉丝,跟我们分享了她和收养的四只流浪猫的生活日常,她走到哪里都会带上她的猫和我们的产品。我们因为她,把工厂里一些微瑕疵的小毯子做成了宠物毯发给群里很多养猫猫狗狗的粉丝。这让我觉得原来我们不是仅仅在做产品,还能带给人情感的认同。

  内容创作者不该迷信IP

  国博“文创中国”授权模式

图片 10富有国博元素的文创产品

  现在IP已经变成一个越来越热的一个词,对许多IP践行者的建议的第一点是清醒。放开自己的视野,先去看一看,你目前正在做的项目,创业门槛高不高,有没有独特性?第二点是少听外面的声音,多走自己的路。现在因为IP热,包括资本、整个媒体的助推,让IP变成好像可以一夜暴富,或者说短时间迅速地爆发。其实纵观日本动漫的历史,他们的每一个IP都有一个很长的积累期。如果是个人化运作一定是需要长时间积累的。所以切记,在这个过程中,把自己的产品做好最重要。现在的传播环境非常好,只要你的东西做得足够好,就不怕“巷子深”。但是如果前期过早地去关注所谓未来的赢利性,那你的产品或者作品的深度跟独创性一定会受到影响,因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你在想如何赚钱的时候,就很难成为一个有匠心精神、有内容创意的人。

  对过去10年总结一下,就是我原来可能认为一直在跨界,但今天回想起来,其实并没有跨界,只是做的行业不同,但做的工作都没有变。从原来做设计公司再到做建筑,再到现在做IP运营。当时在《大头儿子小头爸爸》公司做运营,我做的工作其实是在团队里扮演一个沟通、协调、运营的角色。那个时候还没有IP的概念,当时叫动漫卡通。我们算很早进入IP领域的,也感受到了IP的变现能力跟未来的可成长性。

  我觉得IP形象要想有持久的生命力,首先要有让人一眼记住的独特的形象。很多人问我,卡里努努是你自己吗?是的,没错,她和我一样长着一张方脸,笑起来还不漂亮,呲着牙。我一直觉得卡里努努使用自己的“丑贱萌”在吸引一群审美相似的人。

  兴趣使然是开始

  文创中国项目最终旨在汇聚所有文博系统的资源,国家博物馆将经过授权的相关文物版权资源及代理IP资源,去对接创意设计、投资生产、线上销售三大优势资源,形成了文化资源与产业资源的完美对接,创建了文博系统文创产业合作发展的新模式,同时在过程中希望可以助力中国本土设计师的孵化以及创意设计转型。

图片 11脏小白 小崽子剧场全家福 插画

  聚焦于IP运营,并不是我曾经的设想,我认为可能坚持这件事情,有些时候是个伪命题。因为有些事光靠坚持并不足以实现,首先还是要有兴趣驱动,上轨道之后,还需要后面的推进才有坚持的意义。

  张聪(脏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