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皇宫会员登录翟惠生:观众眼中的戏曲舞台

永利皇宫会员登录 8

小故事大道理——豫剧电影《大脚皇后》观后感

时间:2013年07月08日来源:光明日报作者:曾庆瑞

永利皇宫会员登录 1

图为《大脚皇后》剧照

  豫剧电影《大脚皇后》是一部小投入小制作的电影,但是,创作者把距今644年前,即明洪武二年的1369年,发生的一个历史小故事所包含的治国平天下的大道理,用银幕艺术演绎得生动鲜活,阐释得深刻透澈,既给人以思想震撼,还给人以艺术感染,而且让人们看得津津有味,看完之后还会细细品味和思考。

  明太祖朱元璋的结发之妻马氏,民间又称“大脚皇后”的开国皇后马秀英,在帮助朱元璋打下天下之后,又帮助朱元璋治理天下,措施之一便是广开言路,还有慎选人才。小故事的缘由是,那一年的皇帝登基周年庆典灯会上,落魄乡村书生王庸偶遇皇后舅侄马高才招摇过市,马高才声称要进皇宫找他姑妈要官做。不满于这种裙带风的宫廷官场腐败,愤世嫉俗的王庸挥笔怒题四句藏头灯谜诗,剑指“大脚皇后”,直刺皇权,即马秀英假怒的所谓“戏谑本后蔑当朝”。朱元璋看到后暴跳如雷,下令严查这桩“讽后欺君”的“题诗大案”,以至于祸及数百无辜书生,直到抓到王庸要将他问斩。皇后马秀英则坚决反对,“劫法场”救下就要人头落地的王庸,继而设计“审脚”,将假话媚上的小人潘俊臣和唯上是从的奴才大太监戏弄得丑态百出,又让敢于谏言犯上的王庸大胆直言针砭时弊,使他表现出过人的胆识和除弊兴利的才能。这个故事所蕴含的大道理,或者说第一主旨乃是:只有为政者广开言路而不因言治罪,社会风尚里因为惧怕因言治罪而一味唯上是从的说假话、说空话的弊病才能治愈,国家政治也才会因为有了真话的舆论监督而变得清明。点题的正是“审脚”时王庸唱出的这样一些戏文:“说假话也许混顶乌纱帽,说空话也许能赚件紫罗袍,若是说真话脑袋都难保,空留下,空留下老母娇妻受煎熬,这、这、这,可让我如何是好?”然而,他矢志不渝:“就是滚钉板下油锅,小民也实话实说。”他又唱道:“小而言之,是实话实说问心无愧,大而言之嘛,为的是江山社稷。……自古道,虚言必诈,伪言祸国,今日说的虽然是娘娘一双脚,但也有真假是非之别。有道是,君好我好,必有所谋;君恶我恶,必有所求。”他还唱道:“此风若长,必伪言日盛,是非颠倒,我大明朝国将不国!”对于今天的中国社会,这是盛世危言!更是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这就是这部电影的审美价值之所在。

  能够把一个历史的小传说故事艺术地演绎成一个当代寓言般的作品,这得益于作为影片编剧导演和制片人的韩志君、韩志晨兄弟对于历史故事与现实生活对接处的世态人生的独特发现和独特感悟,得益于他们不惑于当今文化繁华景象而能明察洞见繁华后面掩盖着的文化危机,不被一味逐利的市场绑架,藐视三俗垃圾文化的包围,坚定不移地用一种自由的心灵从事艺术创作。

  影片力图用一流的表达来演绎一流的故事。韩氏兄弟选择流传甚广的地方戏曲豫剧,将豫剧艺术和电影艺术融汇在一起,既创新地保留一部分舞台戏曲的虚拟和程式元素与特征,又完全实景拍摄,利用时空、声光诸多造型元素,运用拍摄镜头的诸多变化,精心打造镜头语言的语法和修辞,使得电影的诸多艺术元素更加深化了、提升了豫剧艺术的表现力,两两相得益彰。特别是,他们集中了豫剧艺术界各家剧团的精英,荟萃群芳,众星拱月,使得影片的领衔主演,著名的新一代豫剧皇后王红丽从头到尾如鱼得水,一身是戏,表演流畅,精彩纷呈。(作者为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戏曲,作为中国优秀戏剧形式,它有着悠久的历史,凝结着人类的智慧,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之一。它种类繁多、内容丰富;它来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它拥有独特的魅力,凝聚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美学思想精髓。戏曲是美的,它的美是通过比较而来,学习、理解戏曲的美,要把握住开启戏曲美之门的四把钥匙———抓住戏曲之魂、讲好戏曲之事、理解戏曲内在之神,领略其外在之形,只有牢牢掌握这四把钥匙,才能真正领悟戏曲之美。此次讲座是翟惠生委员近期在中国戏曲学院的演讲,现整理发表,以飨读者。

永利皇宫会员登录 2

戏曲之美,从何而来

《白蛇传》又翻拍了!?

美是怎么来的?这是进行艺术学习、艺术创造必须要考虑的问题。在我看来,美是通过“比较”而来,没有比较就没有美与丑。所谓美,是和丑对比出来的。

对,由于朦胧、鞠婧祎领衔主演的、不仅翻拍自《白蛇传》这个大IP,更直接由台湾电视事业股份有限公司授权,根据1992年版同名电视剧改编的《新白娘子传奇》(应该叫《新新白娘子传奇》)上映了!

这是一个参照物的问题,那么,对于美与丑的比较,比较的方法很重要,谁跟谁比?我觉得无非两样,一是纵向比较,二是横向比较。对于艺术美比较的这两个轴,纵、横都要把握。纵向指的就是事情的来龙去脉,横向指的是我们周围和周围以外的一个平面上的比较。那么,基于这两方面,我们研究戏曲的美,应该怎么来进行比较呢?拿京剧来说,从纵向来看,京剧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这就是比较的范围;从横向来看,京剧艺术这种样式和其他剧种样式的比较,以及导演、表演、服装、舞美等之间的比较。只有这样比较,才能真正明白戏曲的美到底在哪。这是我们作为一个研究者的身份来比较戏曲的美,那么,如果作为观众,从这一视角看戏曲的现状和未来,又该如何发现美呢?

这些年,“白蛇”这个IP可谓翻拍不断,带给观众“槽点”连连!

我出生在北京,三岁半开始看戏,当时家住在厂桥,离人民剧场很近,人民剧场是中国京剧院的演出场地,梅兰芳是院长。在我眼中,梅兰芳是一位赫赫有名的京剧演员,因为我看过他的戏。梅兰芳在1959年以65岁高龄为国庆10周年排演的献礼剧目、由河南同名豫剧移植而来的京剧《穆桂英挂帅》,我看了不止一场;后来同时活跃在舞台上的,无论是中国京剧院的李少春、叶威兰、袁世海、杜近芳,还是北京京剧团的马连良、谭富英、张君秋、裘世戎,以及之后的现代戏、样板戏等,都是我当时最常看的戏。改革开放之后,国家又恢复传统艺术和剧目,一代一代的艺术家在舞台上的形象都深深印刻在我的心中,所以我就有了比较的来源和基础。

首先是1992年台湾电视股份有限公司和央视的首次合作就选择了“白蛇”题材;一年后徐克导演的《青蛇传》不用多说,也来自这个IP;再之后央视不甘寂寞,本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原则邀请刘涛拍了《白蛇传》;2011年,集合李连杰、林峰、黄圣依等众多大腕的《白蛇传说》又横空出世;2010年邱心志、刘诗诗主演电视剧《白蛇后传》;2018年,由杨紫、任嘉伦、茅子俊主演的《天乩之白蛇传说》又在网络平台上上映了。

作为一名观众,又如何掌握和理解戏曲或者说京剧的舞台呢?我认为有四把“钥匙”。第一把钥匙,就是我们要研究戏曲的灵魂;第二把钥匙,是要研究戏曲的事;第三把钥匙,是要研究戏曲的内在之神;第四把钥匙,是要研究戏曲的外在之形。

永利皇宫会员登录 3

戏曲的魂—价值观

图1 《新白娘子传奇》于朦胧、鞠婧祎 版本

戏曲是艺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的灵魂首先是哲学的,它是辩证的、历史的,而且它更是一种价值观的体现。

今年,或许有两部“白蛇”IP会上映——除《新白娘子传奇》(《新新白娘子传奇》)外,可能还会有一部由孙骁骁、路宏主演的《白蛇传》上映!

以京剧为例。具有二百多年历史的京剧,无论是帝王将相,还是才子佳人,它的核心就是围绕“忠孝节悌”这四个字展开的,其实,这也是戏曲所表现的内容。忠孝节悌,就是告诉人们做人做事的道理。戏曲作为艺术,它的功能本来就是娱乐大众的,从古至今,人除了满足生活需求外,还需要精神上的愉悦,也就是寓教于乐。习近平总书记嘱咐我们做意识形态工作的同志要善于“成风化人”,这正是文化艺术的涵义,以文化人就是文化,化是无形的,就是通过艺术等无形的形式让人明白做人做事的道理,达到感化人、教育人的结果。因此,戏曲是哲学的表达,是历史的表达,也是价值观的表达。换句话说,戏曲的灵魂就是一种“阶段政治”的艺术展现。真正的艺术大师不仅要有艺术家的灵魂,更要有社会学家的头脑。

你方唱罢我上场!这些年《白蛇传》被翻拍了近十次。

京剧《打龙袍》,内容讲的是北宋仁宗年间的事儿,但实际上是晚清当时政治需要的艺术表达。戊戌变法之后,慈禧太后恨光绪皇帝把变法的矛头指向了她,心中十分不满,但又不忍把他废掉,于是就把光绪关在了中南海的瀛台里。京剧在那个时候正是鼎盛时期,当时著名老旦演员龚云甫接到慈禧太后的旨意,要在两个时辰内编一出骂皇上的戏。龚云甫老先生急坏了,有太后懿旨不能不编,但时间又很仓促,怎么办呢?于是,他就借《狸猫换太子》的故事编出了《打龙袍》。

那么,这个“白蛇”大IP的原型究竟是什么?

京剧为何称为“国戏”?有一句俗语这样讲“学成文武艺,货卖帝王家”,不是因为它经历时间的长短,而是因为当时京剧在北京,演员们进宫给帝王将相唱戏,唱得好就赏黄袍马褂、顶戴花翎,渐渐就成了主流艺术了,这也就成了“国戏”。民国时期,张作霖没有上过学,能统治半个中国,他说靠的就是听书看戏,从戏中明白做人做事的道理,这不就是戏曲的灵魂吗!

今天笔者就为您介绍!

我们要深刻理解戏曲的灵魂之所在,那就是要有价值观的表达、政治的表达。现在很多人都喜欢看美国大片,哪一部美国大片不是美国价值观的表达呢?美国大片表达着美国人的价值观,灵魂不死,战无不胜。这都是通过人物的经历和完整的故事,告诉人们需要和相信的东西。正如我们的戏曲所表达的“忠孝节悌”一样,对国家和社会的忠、对父母的孝、民族大义和个人骨气的节以及对兄弟姐妹之间的友爱、和谐相处等。这都是价值观的艺术表达,这样的剧目也数不胜数。

神马?白蛇竟然把许仙吃了?!

因此,不管是戏曲编剧还是导演,抑或表演,一定要抓住戏曲的灵魂,明白一出戏要表达什么,要传达给观众什么样的价值观。作为观众的我们,才会接受或者了解真善美所在。

《白蛇传》许仙与白娘子人妖“跨界”相恋的确是感天动地!可你知道么,最开始的故事是,白娘子差点把许仙吃了!

戏曲的事—丰富多彩

对了,也不应该叫“许仙”,应该叫“许宣”!

戏曲的事丰富多彩,承载着大千世界古今事,蕴含着万物众生世间情。不仅要了解以前发生的事情,就如同小时候听奶奶讲故事一样,并要怀着这种如亲情般的情感拥抱过去,聆听、研究艺术家的故事,因为这些故事中蕴含着最真实最朴素的道理。

《白蛇传》与《梁山伯与祝英台》、《孟姜女》和《牛郎织女》并称中国四大民间爱情传说。但是,最开始的《白蛇传》确是为了警醒世人——尤其是血气方刚的青年男子不要贪色。

著名京剧艺术家马连良有这么一段小故事。他演戏有个习惯,就是后台衣箱师傅必须要随时准备着一根针和一根线,以防上场的时候袍子、衣帽等有问题,拿出来缝上几针。有一次,马连良上台之前,袍子角就开线了,于是就让管服装的老先生拿出针来给他缝一缝,可是,这根线有二尺长。在缝的时候,马连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抬眼看了他一眼,缝完就先上台了。这位老先生心中十分惭愧,他说马先生让他准备一根针一根线就是为了应急所用,二尺长的线跟“应急”是矛盾的,这叫“拙老婆纫长线”,实在耽误功夫。这故事就说明老艺术家对演戏的要求是多么严格!要对得起观众,就不能耽误观众一秒钟的时间。

永利皇宫会员登录 4

前年,国家京剧院复排《白蛇传》,在后台我跟杜近芳老师聊天,因为她要把场,她就坐在幕边上,一会儿她就着急了,跟我说,你看许仙和白娘子俩人老在台上“开会”,怎么不跟底下的观众交流呢?话说得很通俗,道理却很深刻。也许很多戏曲的唱念做打、四功五法都是从课堂上学来的,但这样的故事却是从生活中,如舞台上得来的,任何艺术都是从生活中来,并还原于生活之中。所以,一定要从生活的角度去看待并理解这些事情,如果能亲身体会到,将会受益终身。

图2 《警世通言》是明末冯梦龙纂辑白话短篇小说集

关于戏曲中的“叫好”,余叔岩有一段话可谓经典。李少春在《石挥谈艺录》中回忆余叔岩:“这又得说余先生了,余先生多少次对我说,千万不要向台底下要茶,那是最下流的。我唱我的戏,我的腔儿,我的身段,我在台上都做给您看,好与不好让您自己说,叫好我不反对,当时叫也成,当时不叫回家叫也可以,过一年或十年您想起了我某一出戏,忽然您叫了一声好也成,随您便,反正我不要您当时叫完好,一出戏院的门口就什么都忘了。”这说明什么,艺术的真谛在于艺术的好在观众的心里,不在于一时的“好”,要给观众留下些思考,让观众发自内心为戏叫好。

《白蛇传》故事的最初起源是号称“三言二拍”之一的《警世通言》?!(“三言”指的是冯梦龙的《警世通言》、《喻世明言》、《醒世恒言》,“二拍”指的是凌濛初的《初刻拍案惊奇》《二刻拍案惊奇》)。

武生泰斗杨小楼,他说过,武生的两只手不要轻易沾地。为什么呢?他演的是长靠武生,马上大将,手沾地就代表从马上摔下来了。那还需不需要精彩的打斗呢?当然要根据剧情和人物性格变化来判断怎样运用打斗技巧了。比如,京剧《连环套》,武生黄天霸在这出戏中没有多少武打,但却成为大武生必会必唱的“考试戏”。因为这是武戏文唱,演的是武生的内在气质。不是武生开打才叫武生,“武”后面还有个“生”字,是武但还是生。老艺术家曾说过,我站在台上是干什么的?是让台下的观众爱上我。我的眼睛是干什么的?是勾观众心的。这就告诉我们,演员在台上要有戏,眼睛要跟观众交流,这是在传达艺术家的思想。所以,不管是演员还是导演,要把握舞台上戏的精神所在,才能让观众真正称好。

“三言二拍”是讽刺批判小说集,《白蛇传》出自这里,自然初衷不是为了赞扬爱情!据明末《警世通言》记载,传说南宋绍兴年间,有一千年修炼的蛇妖化作美丽女子叫白素贞,及其侍女小青在杭州西湖遇到许宣,同舟避雨,白蛇遂生邪念,欲与书生缠绵,最终吃掉他——遂结为夫妻。婚后,白娘子屡现怪异,被镇江金山寺高僧法海看破,置雷寺峰前。法海又令人于其上砌成七级宝塔,名曰雷峰塔,白青二蛇就被永镇于塔中!

抗战时期,梅兰芳不肯为日本人唱戏,蓄须明志;程砚秋弃艺务农,这都是很鲜活、很生动又令人深省的故事,它告诉人们做人、做事的道理。如果不知道这些故事,我们又怎能深刻理解京剧中的故事呢。张君秋给他的学生说《四郎探母·坐宫》这出戏,铁镜公主一出场的“芍药开牡丹放花红一片”,就进出了三次,为什么呢?第一次出来,芍药开牡丹放,铁镜公主是跟丈夫在后宫聊天,演员唱的时候不用“洒狗血”式的大喊;第二次回去又出来,芍药开了,演员的眼睛向上看手往上指,先生说方向反了,因为芍药长在地上,于是又让学生回去了;第三次出场才正确。这难道不是诀窍吗?这是对生活的深刻理解,又是对艺术的生活表达。张先生还跟学生说,演《孔雀东南飞》的刘兰芝,要把握刘兰芝是受气的媳妇,如果演成了刘胡兰的大义凛然,那怎么行?我们如果不知道这些故事,又怎么学戏呢?因为真正的京剧大师毕竟驾鹤西去了,并不能为我们当面说戏了。有一位老先生曾经说,学戏是一张纸,不捅它破不了;但是它又是一张牛皮纸,还不好捅破,就得用巧劲。这说明什么?不管是学戏还是学其他艺术,领悟生活真谛是最重要的。

永利皇宫会员登录 5

谭元寿唱《沙家浜》,“朝霞映在阳澄湖上”选段,多么动听。为什么?因为其中有最简单但又最不易想到的生活和艺术道理。“朝霞映在阳澄湖上”中,“朝霞”是顶着唱,因为太阳在天上。阳光从上往下照射下来,所以“映在”二字马上由高转低。这就是对比,这才产生了美!“阳澄湖上”这句,阳澄湖是一个地名,地名就要一个字一个字平摆着唱出来,因为是在一个平面上;湖呢?它是广阔的,就要把广阔唱出来。所以,这一句话就呈现出了上、下、平面、辐射四个层次的行腔,这就是美!这就是戏曲的真!

图3 雷峰塔旧照

戏曲的神—于无中有

后来,白蛇真正爱上了许仙

戏曲最可贵之处就在于它的内在之神。这种内在之神就是于无中有,这是戏曲最本质的东西。比如,大写意和虚拟。最早的艺术是实景哑术,后来把生活高度凝练,把“没有”的东西能在舞台上表现出“有”,于是台上便有了“一桌二椅”;演员一个迈步、一个推门动作就把两扇大门打开了,这就是无中有,也是戏曲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表现。

后来,传至民间人们却将其更改,将白蛇与许仙的婚姻演变为真爱。

裘盛戎在20世纪60年代创演一出现代戏《雪花飘》,他扮演的是一个送公用电话的老大爷,年三十晚上,冒着鹅毛大雪给人家送电话,有人说加点风和雪的效果,裘先生却说,风了雪了都有了,要我还干什么?这不是排斥现代的舞台技术,而对于戏曲舞台,就弱化了“无中有”的戏曲的内在之神的这种追求。

为此,增加了许多内容:

不管现代戏《红灯记》中有没有屋门,高玉倩、刘长瑜的表演依然和无门时一样那样真实、朴实;《沙家浜》中有指导员拿扫帚扫地的动作,谭元寿表现得那么生活,又那么艺术。只有演员心中有,才会有“于无中有”的艺术主动的追求,这和心中没有或者不知道“于无中有”这种艺术感觉所表现出来的“神”是不一样的。对于戏曲的导演、编剧亦是如此。

首先,许仙前世的救白蛇一命,白蛇幻化人形名叫白素贞,前来报恩;然后许白两人成亲,白蛇身份却被法海看破,法海施巧计令白蛇现出原形,吓死许仙,于是引发白素贞上天庭盗取仙草灵芝救活许仙;再然后法海将许仙骗至金山寺并软禁,白素贞同小青一起与法海斗法,白素贞水漫金山寺,却因此伤害了其他生灵。白素贞因为触犯天条,在生下孩子后被法海收入钵内,镇压于雷峰塔下。最后白素贞的儿子长大得中状元,到塔前祭母,将母亲救出,全家团聚。还有可爱的小青也找到了相公。

演员的每一个动作都来源于生活,但又有艺术夸张。演员从头到脚每一个细微之处都要有戏。袁世海先生说过,我们演的是细,不是粗。他演《赴宴斗鸠山》,脚上穿的是趿拉板,他说不要光看见我的手的动作,还应看看我的脚趾头上的戏。他的手和脚趾头一起在动,这就叫细,而不是粗。

大家看出来了吧?《白蛇传》的故事由最初的白蛇想吃许宣方才结识演变为许仙前世救过白蛇,白蛇前来报恩——爱情有了基础;由白蛇婚后屡现怪象演变为法海巧计令白蛇现出原形,吓死许仙,白素贞甘愿冒天条救许仙——爱情有了内容,法海由正义变为多管闲事;结尾由白青伏法变为生子推倒雷峰塔——爱情有了结果!

张火丁,戏曲学院的教授,她在舞台上的台步很有意思。她往前迈步的时候一定先亮半个鞋底,她个头并不高,但是在台上时她的两条腿是微弓的。她是程派第三代传人,这种方法来自于程砚秋,因为程砚秋个头高,所以两条腿要微弓,于是美的感觉就出来了。宋丹菊老师教学生的时候也说过,武旦是“武”在前“旦”在后,她是一个旦角,激烈武打之后,一定要把身线肩头往下沉一下,旦角的美就出来了。

一个赤条条的批判故事演变为一个感天动地的小说!

对戏曲的这种理解,是在源于对魂和事的基础之上,进而理解京剧的“神”。对于演员来说,对戏曲魂和事的理解,必须要师傅带徒弟、口传心授,这样才能学到细、领悟戏曲的关键环节,及艺术处理诀窍,也才能真传承,而不是名义和表面上的传承。

为什么?由于当时理学禁锢,人们渴望爱情,所以照爱情小说更改!

“于无中有”,且把人物迸发出来的表演才能被观众记住,这就是戏曲的内在之神。上世纪80年代的电影《闪闪的红星》中,潘冬子的那双传神的眼睛,看后三天挥之不去,当时不知道祝新运的生活形象,但却记住了那个银幕形象。欧阳予倩在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要求话剧演员都要学两出京剧,就是要从京剧中汲取戏曲的内在之神,就是“于无中有”之大美。这犹如中国画的大写意,这种神韵就是建立在对人物的深刻理解和艺术表现的细致探究之上,这样才能呈现出戏曲的美,带给观众心灵之洗礼,心灵之愉悦。

永利皇宫会员登录 6

戏曲的形—受“神”支配

图4 梅兰芳(1894年10月22日-1961年8月8日),名澜,又名鹤鸣

戏曲的形,是流露于外的,是内在之神的外在表现。“形”就是我们所看到的演员的手、眼、身、法、步;唱、念、做、打、舞,任何一种“形”都是受“神”支配的,又以灵魂作为依托,以故事作为积累,才能由内而外展现“形”的大美。

戏曲流传,梅先生改编

当然,外在之形是必须经过长期训练的,腿踢得有多高,眼神如何移位,手指指法如果变换,嗓子的运用,这都是基本功,但表现人物的时候还是需要有魂、有事、有神。

要知道,“白蛇”这个大IP盛行,可不光是现在的事,早在清朝、民国,就已经流传于各种艺术形式——昆曲、京剧、豫剧、绍兴戏、越剧等等,基本上所有戏曲都有“白蛇”题材。

京剧电影《野猪林》“四月晴和微风暖”这段唱中,李少春演唱时的眼神一直保持平视和斜上方的角度。张君秋唱《三堂会审》中“眼前若有公子在,纵死黄泉也甘心”时的眼神堪称经典。他饰演的苏三,是一个犯妇,在堂上自然不敢睁大眼,不敢吼大声,即使有再大的冤枉也只能压制住,她的眼神永远是45度向下,偶有平视和向上,始终不大抬头,这就是戏曲的生活艺术之“形”。每一个“形”都是有生活根据的,都是从人物出发的,不然就是卖弄技巧了。

最着名的要数京剧了,不光是因为京剧在所有戏曲中老大的地位,更因为作为京剧中数一数二的大佬、梅派艺术的创始人、四大名旦之首梅兰芳梅先生曾经改编过“白蛇”这个戏曲。

梅兰芳先生的头饰、手势、眼神也都是有生活根据的,上世纪50年代中国新闻记录电影制片厂给梅先生拍过一个纪录片,讲述的就是梅先生是怎么从生活中琢磨艺术的,他的不少感觉就跟龙门石窟的雕塑一般,每一个动作都从生活中来。京剧《红灯记》中李玉和身上的补丁,为什么左衣襟下有一块,右肩膀上有一块?左衣襟哪个角打了补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些打补丁的地方就是生活中最容易磨损的地方。纪念抗战胜利40周年的时候,有一部电视剧叫《四世同堂》,主题曲是骆玉笙唱的,“千里刀光影,仇恨燃九城”一句,竟能动人心魄30年,这就叫经典。所以,习近平总书记说,文艺创作有“高原”缺“高峰”。文艺的“高峰”如何来?它必须是热爱生活、深入生活、拥抱生活的产物。

早年,梅兰芳与人合演“白蛇”经典桥段《断桥》,剧情是白娘子面对负心的丈夫许仙的一段对手戏。其中,白娘子面对怀疑自己的丈夫,许仙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端的是五味杂陈——说恨,自有前世救命之恩,说爱,却是今生猜忌背叛。剧中人物动作安排是白娘子用一根手指头去戳许仙的脑门儿,不想,梅兰芳先生是男士,用力过大,跪在那里扮演许仙的演员竟被推到了——可能是梅兰芳入戏太深,把对许仙的恨全都聚集在了手指头上,才造成了这样的失误。可是戏中并无此设计!怎么办?!眼见许仙就要倒地,眼看戏要砸,怎么办?梅先生下意识地用双手去扶许仙。许仙是没倒——可梅兰芳马上意识到,白娘子去扶负心郎许仙不合常理,这戏不是更演砸了吗?大师到底是大师,梅先生芳随机应变,在扶住他的同时,又轻轻地推了他一下。所以,剧情就由原来的一戳变成了一戳、一扶和一推!

艺术都是相通的,画家齐白石画的虾栩栩如生,下笔如有神。笔是画的“形”,“神”才是画所追求的内在意境,所以“形”是受“神”来支配的。对于戏曲来说,演员的“形”,就是演员的基本功和对生活艺术领悟的升华。

结果,这么改变满堂彩——因为观众认为这么做更淋漓尽致地表现出了白娘子对许仙爱恨交织的复杂心情。从此,在以后的演出中,梅兰芳就沿用了这个动作,而且,其他剧种也都移植采用了这个动作处理,这个动作成了经典之作!

戏曲的互联网思维

永利皇宫会员登录 7

我们现在处在一个信息技术突飞猛进的时代,互联网把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无限缩小。对于传统艺术来说,这是机遇也是挑战。在互联网时代,传统艺术的发展也需要有互联网思维。

图5 法海所属的 金山寺 旧照

网络是一种传播手段,如果把戏曲与网络有机地结合的话,这不但对戏曲的发展大有益处,更对浸润中国价值观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中国有7亿多网民,这是一个庞大的受众群体。拿戏曲来说,如果把一个京剧名伶的故事制作成一部网络剧,哪怕时间不长,哪怕片中只讲一两个生活与艺术的故事,相信受众喜欢点击,这样慢慢渗透给网民,久而久之,人们对戏曲的认识和理解逐渐深化,我想,这是不是也是对价值观一种很好的传播方式呢。

法海——宰相的儿子,中国禅宗大师

除此之外,还可以通过演人物故事这种符合网络传播特点创新戏,来传播戏曲之魂、之事、之神、之形。我认识一个工人戏迷,只要是舞台剧他都看,从上世纪60年代起就专门在戏院门口等退票,一生中能和演员说句话、拍张合影,在他看来就是荣耀。虽然他没有什么文化,但却是一个有心人,他听到很多的传奇轶事,甚至演员的住址、旧宅在哪儿,他都会骑着自行车亲自核实,然后再写这段小故事,还在杂志上发表。前些时候,这位快80岁的老人,在长安大戏院等退票,乔志良老师就给了他一张票,看了场《李七长亭》,看完很兴奋,回家的路上一口气没上来,不幸去世。有一位编剧听说后,觉得这个故事太好了,一个等退票看戏的忠实观众,从二三十岁等退票看戏,等了一辈子票,所有的戏单和票根都保存着,用他的视角见证了中国舞台艺术的兴衰和历史变迁,这是一个很好的艺术题材。这就是生活中的故事,也是最能感动人的。所以,将生活中和戏曲相关的好故事与互联网传播结合起来,变成易于大众接受的艺术形式,真是对传播价值观功德无量的好事。

提起《白蛇传》,不得不提的就是法海——那个被网上恶搞之后(带着一串由苹果串成的“佛珠”高唱《法海你不懂爱》,最后又啃了一口苹果),被佛学协会强烈抗议,这时世人才恍然大悟!原来法海实有其人!

最近几年,媒体一直都在寻找最美,关注好人、好事,戏曲是有这样的功能的,它的“忠孝节悌”就是倡导社会和谐、家庭和睦,引导人们向善,这也是艺术的历史责任。也许,舞台上的空间有限,但网络的空间却是无限的,当代的戏曲人也要有充分的网络思维,打破固有观念,与网络结合,创作好的网络作品。形式可以是现代的,传播方式也可以很现代,但关键有一点,本质的东西不能丢,也就是说艺术不管形式怎么变化,一定不能丢掉它的“魂”、“事”和“神”,对于戏曲来说更是这样。经济学上有一个名词叫“供给侧改革”,这也是最近很火的提法,文化产品的供给侧怎么改?改革要符合逻辑,符合事物发展的规律。那么,对于戏曲来说,它的“魂”是价值观,是为政治服务的;它的“事”是离奇的,但却是告诉人们怎么做人怎么做事的道理和方法;它的“神”是“于无中有”,是大写意;它的“形”是艺术的,它通过大美而展现。因此,戏曲的“供给侧改革”,在符合以上条件的前提下,调整戏曲的结构,使戏曲要素实现优化配置,提升戏曲的关注度和功能作用。

是的,法海不仅是中国古代着名的大禅师,而且有着传奇的经历,这是因为,他是宰相的儿子!

现在人们一直在感慨,有没有培养高级艺术“蓝领”的院校和系所?摄影、摄像、剪辑等这都是学问、艺术。马连良的大儿子马崇仁,一辈子唱了很多戏,但也一直都没有大红大紫,但他知道很多戏怎么演,被称作“戏篓子”。京剧中唱小花脸的反而常常是“管事”的,这就是高级艺术“蓝领”,这些人有时反而会是最有价值的。马连良先生曾说过,在台上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所以,艺术是哲学的,是辩证的。因此,如果作为编剧,最根本的就是一定要有生活情怀和家国情怀。生活情怀指的是人的感觉,家国情怀指的是高度,在热爱生活的同时,还要深入生活、琢磨生活,有提炼生活的能力,这样才能写出好戏。如果作为导演,既是专家更应该是杂家,要上接天气、中接人气、下接地气。上接天气,就是领悟时代的要求,以获得发展的空间;中接中气,就是要理解专家学者的见解和看法,深化自己的理性思维;下接地气,就是通俗的,能让“三岁孩童了然于心”。这样才能“传得开”,而只有“传得开”,才可能“留得下”。正所谓高山仰止,“高山”指的是艺术,“仰止”是指受众。给人以教化、给人以熏陶,这便是艺术的社会作用。

宰相的儿子竟然要遁入空门?!

演讲人简介:翟惠生,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原党组书记、中国戏曲学院客座教授、中国戏曲学院跨文化交流与管理研究所荣誉所长。曾任中国食品报社记者,光明日报社记者、国内政治部副主任、主任。1996年2月至2006年5月任光明日报社副总编辑。2006年5月任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党组书记。2006年10月任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党组书记、副主席、书记处书记。

法海,俗名裴文德。其父就是在唐朝任宰相的裴休——来自那个历史上曾先后出过皇后3人、/宰相59人、大将军59人以及无数高官的大唐河东裴家!

法海的父亲裴休(公元791年-公元864年
),字公美,汉族。唐朝中晚期名相、书法家。法海是他的次子。

据史料记载:法海自幼便接受父命送往湖南沩山去修行,并得幸拜在当时禅门沩仰宗创始人灵佑禅师足下为弟子,获赐法名“法海”。

永利皇宫会员登录 8

图6 裴休(791年—864年),字公美,汉族

要说法海自幼便是公子哥,而灵佑禅师则喜苦行,命法海去劈柴和挑水,凡近三年!法海自然吃不住。要说法海也着实聪明,一次,他故意担着水桶自言自语:“和尚吃水翰林挑,纵然吃了也难消!”这一语之下,也怪了,吃由他送这顿水做的这顿饭的大众吃完饭竟都肚子不舒服!师父灵佑禅师听说了这件事以后,把法海叫来,说:“老僧打一坐,能消万担粮”(打坐绝食不吃饭省粮食公天下苍生吃)。也怪了!大众腹中不适竟然随即完全消失了。

法海深感惭愧,即收摄身心,努力苦行,终成一代禅宗高僧!

怪的是,唐代高僧竟被 “穿越”到宋代,干起了拆散人家婚姻的事情,哎!

现如今电视上不是翻拍剧就是网络剧,对前者,笔者想说:苍天呀,大地呀,整日翻拍所为啥?对后者,笔者想说:没文化,真可怕!

文:牛奕达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