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大运河文化旅游博览会开幕,京杭之心回荡磅礴之声

图片 1

  12月13日至14日,由著名歌唱家戴玉强、殷秀梅联袂主演,著名作曲家唐建平、著名剧作家冯柏铭与冯必烈、著名导演邢时苗联手打造的大型原创歌剧《运之河》在国家大剧院上演。在刚刚结束的第二届中国歌剧节上,由江苏省委宣传部、江苏省文化厅、江苏省演艺集团共同出品的《运之河》喜获6个奖项7项大奖,涵盖优秀剧目、导演、编剧、作曲、舞美、表演等,成为最大赢家。

图片 1

在第二十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的舞台上,原创歌剧 《运之河》《二泉》 《画皮
》 和
《晨钟》等陆续上演。这批讲述中国故事、传递中国声音、彰显中国风格的歌剧集中亮相,为历年艺术节舞台上所罕见,展示着艺术家们对
“中国民族歌剧传承发展工程”的不懈探索,也透射出上海文化
“源头”建设的蓬勃活力。

  一条大河的诞生,两个朝代的兴亡。《运之河》以隋炀帝开掘京杭大运河为经,以隋唐五代更迭为纬,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为主线,客观还原了隋炀帝开掘大运河的历史功过。全剧形象阐述了大运河不仅是一条贯通南北的“运输之河”,还是一条承载家国荣辱兴衰的“命运之河”。

歌剧《运之河》演出现场。刘江瑞董辉摄

正如上海歌剧院院长许忠所说,近年来中国原创歌剧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广泛关注,如何挖掘、开拓独特的文化资源和优秀的艺术传统,让中国歌剧向世界舞台发出自己的声音,是音乐家们尤其关注的问题。

  鼓声大作,管弦齐鸣,序曲响起,气势磅礴。大幕拉开,是将士征战凯旋。合唱是胜利的颂词,重唱是抒情的旋律。为便利南北交通,隋炀帝决心修筑大运河,受李渊劝阻,奸臣宇文化及从中挑拨,隋炀帝加害李渊,被萧太后劝住。劳民伤财的大运河开工,进入歌剧舞台的主题。第二幕拉开,是运河修筑的场景,是河工劳动的艰辛,是工期逼仄的压力。《运之河》的内容围绕修运河的主题。残暴的监工、苦难的民工、悲惨的村妇构成了运河修筑的血泪历史。运河筑成,接下来是隋炀帝巡航的奢侈,是皇室的莺歌燕舞,是萧皇后与隋炀帝的缠绵爱情;对比的是,民间村妇的丧父逝夫,揭示出官逼民反、王朝覆灭的必然性。果然,下半场农民造反,叛军四起,杀进皇宫,要了隋炀帝性命。戏剧结尾是李渊请萧后出山,报答她救命之恩。萧后要求百年以后与隋炀帝合葬,以表她对爱情的忠贞不二,李渊应允。唐随隋制,萧后归唐,运河长流。

扬州网讯 (本报记者 王鹏 王璐
孔茜)昨晚8:00,京杭之心湖畔,作为首届大运河文化旅游博览会的重点活动之一,大型原创歌剧《运之河》在这里上演,壮美磅礴的舞美,荡气回肠的歌声,为观众们献上了一场艺术盛宴。据悉,5月5日晚7:50,《运之河》还将在这里再演一场。

今年亮相艺术节舞台的这几部歌剧作品,集结了中国歌剧艺术创作的最新成就和深切思考:作曲家郝维亚创作的《画皮》取材于中国古典文学作品,在西洋歌剧中大胆运用民族室内乐,并结合了中国戏曲和美声唱法;上海歌剧院的
《晨钟》从红色文化和海派文化中获取灵感,反映了中国共产党建党之初波澜壮阔的光辉历程;
《运之河》
《二泉》则从丰饶的江南文化土壤中提取基因,运用了大量中国民间音乐元素。

  《运之河》戏剧文本的思想主题是水可载舟、亦可覆舟。编剧没有否定隋炀帝修筑运河试图利国利民的动机,没有否决大运河建成于国计民生的功绩,点明的却是“运河工程”急功近利严重损害人民利益,是隋朝覆灭的主要原因这一道理。《运之河》立意没有问题。修筑运河官吏与百姓的冲突带来舞台冲突与戏剧张力,隋炀帝与萧后的爱情冲突带来舞台抒情的场面与音乐抒情的动力,编剧熟知音乐戏剧性与抒情性需要的戏剧支撑,设计了三组人物命运交织。围绕运河修筑,三条线路各自展开。隋炀帝与萧后爱情故事前后情节贯穿,隋炀帝与李渊、宇文化及宫闱纠葛悬念设置,下级将官胡麻子与村妇、民工的压迫反抗成型三条线索,交织推进,带动了戏剧与音乐的发展。

精彩演出

《画皮》:传承中华传统文化,向中国戏曲学习

  作曲唐建平《运之河》音乐抒情大气,得益于主题歌创作的成功。序曲AB段落连接,恢弘简洁,先声夺人。“修一条运河”的主题歌歌词简朴,音调贴切,抒情气氛浓烈。“拔根芦柴花”民歌引用作为器乐贯穿从头到尾,高潮涌出,威力四散,情感宣泄充分有力。《运之河》主题抒情性戏剧性兼备,超越了原始民歌简朴单纯的江南性格,赋予戏剧新的音乐个性,很好地完成了《运之河》歌剧音乐鲜明形象的个性打造任务。

运河水畔

《画皮》是蒲松龄笔下
《聊斋志异》中家喻户晓的篇目,今夜这个故事将首次以歌剧形式在东方艺术中心进行世界首演。怎样处理好民族歌剧与西方歌剧的关系,站在中华传统文化的肩膀上,赋予中国民族歌剧新思考?由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新加坡华艺节和新加坡华乐团联合委约创作的中国新歌剧《画皮》交出一份令人惊艳的答卷。剧中三位主角由女中音、女高音和乾旦构成,歌剧唱段语句韵脚借鉴了昆曲唱词。导演要求演员的举手投足间注重吸收戏曲的程式化动作,舞美也采用中国传统视觉艺术中的散点透视原则。

  《运之河》剧组音乐表演入情入戏,整体表现不错。在武汉举行的全国歌剧节上笔者曾看过一遍B组演员演出,本次国家大剧院看的是戴玉强、殷秀梅A组演员出演。印象深刻的是殷秀梅饰演的萧后,她的嗓音圆润,声区贯通,刚柔并济,歌声音准节奏俱佳且收放自如,角色表演有分寸且现场歌声独具魅力。戴玉强表演投入,有激情,音准节奏较好且乐感也不错。

唱响绝美史诗

郝维亚告诉记者,他在创作时充分考虑到了每种中国民族乐器有其独特性,力求以东方单音音乐方式发挥中国室内乐的细腻和民族器乐的
“人味”。没有照搬西方室内乐中织体化、伴奏型的写作手法,而是在乐器组成上将管乐和弹拨乐处理成独奏、拉弦乐成群成组的样式——这种配乐形式,在以西洋乐器为依托的歌剧舞台上相当罕见。

  《运之河》舞台建构立体,豪华美观、空间想象力丰富,是典型的大歌剧、大场面、大制作,由此也带来一些非议。《运之河》南京首演后的座谈会有人提出歌舞喧宾夺主,形式大于内容,演出场面有歌舞晚会的嫌疑,影响了歌剧音乐的表演与欣赏;反方意见认为当今歌剧应视听效果兼备,追求严肃歌剧的好看好听、吸引年轻观众。应当追求舞台戏剧成功、音乐成功。至于戏剧是否成功的讨论牵涉剧本结构松散、枝蔓太多的意见,反方认为严肃大歌剧追求情节丰富、故事复杂,人物众多、内涵多义也不是坏事。不同观者,见仁见智。甚至对民歌“拔根芦柴花”引用是否恰当也有争议。此外,还有剧中唱段宣叙调的意见等等。一台新歌剧引发如此多的争论,说明这部作品不可等闲视之。

运河水畔,一座匠心独运的“扬州园林”伫立水中,顶部飞檐翘角,四周点缀诗意水墨画……充满江南秀美的水景舞台,与运河融为一体。

《运之河》《二泉》吸收民间音乐,展现丰富地方文化

  依我两次观看《运之河》的个人之见,作为原创歌剧,《运之河》歌剧音乐形象生动、个性鲜明。它是我近10年来听过、看过作曲家唐建平音乐戏剧创作中最优秀的一部歌剧。《运之河》音乐抒情性、戏剧性、交响性兼备,主题鲜明,贯穿有力,显示出作曲家歌剧创作的匠心与才气。有关剧中唱段宣叙性音乐的问题虽还有细化的空间,但已经比歌剧《青春之歌》等以往作品有了很大的提升。总而言之,这部歌剧音乐的创作,是得大于失。当然,要磋磨出歌剧一部精品,音乐与戏剧的修改,还有很多空间余地。

20:00,恢弘的音乐声起,大型原创歌剧《运之河》和着运河水声,拉开帷幕。舞台上众人咏叹着“捷报频传,凯歌齐奏,圣上亲征……”隋炀帝御驾凯旋,场景壮美而磅礴。

在接连推出 《郑和》 《鉴真东渡》等歌剧后,江苏原创歌剧 《运之河》
《二泉》更加注重以歌剧创作传承本地文化遗产和音乐传统。这两部作品在参照西方歌剧模式的同时,吸收了大量中国独有的民间音乐语言,展现出丰富多彩的江苏文化魅力。

歌剧表达了大运河不仅是一条沟通天下、纵横四海的“运输之河”,更是一条承载了国家命运、朝代命运乃至个人命运的“命运之河”这一主题。

歌剧 《运之河》在欧洲巡演时,曾获得瑞士杜乐蒙剧院经理柯罗德的由衷赞美,
“音乐、演员和舞台都很棒,杜乐蒙剧院一年180多场演出,这是最有震撼力的一次”。这部以大运河的开掘、通航和隋唐的朝代更迭为主题的歌剧,客观还原了隋炀帝开大运河的历史功过。作曲唐建平尝试融汇西方歌剧和江苏民歌的元素,让音乐兼具历史性和现实性、民族性和世界性,在海外巡演收获不少好评。

这并不是《运之河》首次亮相,此次演出最为特别之处就在于,将演出舞台搭建在运河岸边,半封闭的剧场式舞台上有两块可以翻转的巨型板块,平面的舞台有了立体的层次感。板块上升,是四海来拜的朝臣,是歌舞升平的龙舟。板块下滑,是民不聊生的疾苦,是战火纷飞的战场。

民族歌剧
《二泉》在民间音乐的吸收融合上花了大功夫。西方管弦乐和民族乐器二胡、琵琶对话,以不同方式奏响二胡名曲
《二泉映月》的主调变奏。剧作家黄奇石认为: “该剧音乐既与
‘洋腔洋调’划清界限,又能化旧为新,呈现出独特的水墨江南之美。”

终于,舞台的灯光全部暗了下来,一个帝王被推翻了,一个朝代被终结了。但是那条河,却一直都在流淌。随着灯光渐明,一条容光焕发的大运河带着大唐盛世缓缓走来,“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天理昭昭,永志不忘!”在悠长的曲调中,《运之河》落下帷幕。

《晨钟》:融合红色文化与海派文化

主创心声

上海歌剧院原创歌剧
《晨钟》歌唱祖国、礼赞英雄,体现了上海红色文化的传承。据许忠介绍,
《晨钟》将以全景舞台版亮相本届艺术节,完成其继今年五月音乐会版后的首次演出。相较于音乐会版,剧中部分重要唱段的过渡段进行了重新打磨,舞美服装设计、舞台调度等在坚持体现时代特色的同时,将更贴近当代观众的审美需求。

为运河而歌

明年上海歌剧院还将陆续推出原创歌剧《田汉》《天地神农》、原创舞剧《嫦娥奔月》等新作,大力推进上海文化“源头”建设,以更多更好的舞台作品回馈大众。

为扬州而唱

剧中扮演隋炀帝的是扬州大学音乐学院院长张美林,距离他上次扮演这个角色,已经过去了4年。

“对于美声唱法的歌唱家来说,一辈子最难得的,就是能够得到一个适合自己的角色。而我认为,这部《运之河》的隋炀帝,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角色。”张美林说,“因为我是扬州人,而隋炀帝的故事,就是在扬州终结的。这部歌剧的咏叹调中,运用了扬州民歌《拔根芦柴花》的曲调,这让我在演唱时有一种亲切感。”

令张美林特别感到自豪的,是在这场运河的盛会中,用这种表演形式,为运河而歌,为扬州而唱。“这是一次世界运河的盛会,我能够在这样的舞台上高歌,是尽自己的一份力,通过歌声让更多人对扬州产生美好向往。”

观众反响

雄浑歌剧中

领略运河魅力

近两个小时的演出,市民曹岚庆看得极为投入,看到动情处还会随着旋律哼唱,“2014年我就在扬州看过这场歌剧,很高兴今天能再欣赏一次。”

现场,演员铿锵的唱词句句凿在观众心中,而历史的恢弘呈现,更让观众们大呼震撼。

来自杭州的黄敏是首届大运河文化旅游博览会的参展方,看完演出,她感叹:“太震撼了,在运河边看歌剧的体验我可能会铭记一辈子,感谢扬州。”黄敏说,舞台的设置非常奇巧,再精巧的人工舞台都比不过本原的自然,运河的壮阔与歌剧的雄浑,给了她极大的美学冲击,“用西方艺术表达东方故事,也能让人如此感动。”

孟加拉国嘉宾法希姆看完整场演出后,心情非常激动:“这是我第一次来中国,第一个深入了解的城市就是扬州,这个城市和运河结合得如此完美,从歌剧里我看到了这条运河的起源。回国后,我会向亲友推介扬州与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