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御前最美女官,曾留学日本,晚年断了双腿,穷困潦倒

图片 34

问题:她也是当时的芭蕾舞第一人。

在《中国舞蹈大辞典》中,裕容龄被称为“近现代第一舞人”,而当年她在法国表演的时候,其精湛绝伦的舞姿,也让巴黎的观众称赞不已,赞其为东方的“蝴蝶舞后”,更甚至她还是唯一曾亲自向现代舞鼻祖伊莎多拉·邓肯学习过舞蹈的中国人。

在清朝,八旗人家的女儿,长到十二三岁时都要参加宫中选秀。但裕庚并没有这样做,他拒绝向朝廷登记,两个女儿为此逃过一劫。裕庚是汉军正白旗人,官至太仆寺少卿。

回答:

裕容龄是满清贵族出生,是满族正白旗汉军旗人。她的父亲是清朝一品官裕庚,多次奉命出使各国,而随行的容龄正是因此,才能在舞蹈方面取得那么大的成就。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容龄能有后来的诸多成就,其父裕庚居功甚伟。

图片 1

她是慈禧太后御前最美女官,中国芭蕾第一人,被誉为东方的“蝴蝶舞后”。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即使在晚年她依然也保持着优雅与美丽,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她晚年竟然自断双腿,凄凉离世。这实在是太令人不解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在满清之时,依照祖制规矩,八旗贵女生下来之后,都要向朝廷登基,以便日后好参加选秀,入宫为妃。但容龄的父亲却大胆的没有向朝廷登记,头脑清醒的他,并不想要自己的女儿进入那个吃人的皇宫。也正是因此,容龄才能周游各国学习舞蹈,否则年龄一道,被选进宫中,其人生便与大部分嫔妃一样了。

1895年,裕庚被朝廷派往日本,裕容龄和姐姐都跟随父亲到了日本。裕容龄从小很有舞蹈天份,在日本向红叶馆舞师学习日本舞,还学会了日语。后来,父亲又被派往法国,裕容龄和姐姐又跟随父亲到了法国巴黎。在巴黎期间,裕容龄拜师邓肯学习现代舞。

图片 2

容龄从小就有很高的舞蹈天分,家庭教师发现她很有舞蹈天才,于是亲自为她弹七弦琴伴奏,裕容龄随琴声起舞,舞姿十分优美。从此她便开始了,学习舞蹈的征途。

邓肯是现代舞的创始人,是世界上第一位披头赤脚在舞台上表演的艺术家。邓肯十分欣赏裕容龄,裕容龄不光有舞蹈天份,而且很努力。曾多次在邓肯的古希腊神话舞剧中出演角色。裕容龄后来又拜师法国歌剧院著名教授萨那夫尼学习芭蕾舞。

她就是裕容龄,1889年出生于满族正白旗,他的父亲是裕庚。1895年,她的父亲裕庚出任驻日本公使,裕容龄母女随行。在日本,当时年仅7岁的裕容龄向日本舞师学习日本舞,并且还学习了日本的音乐、古典舞以及美术插花。后来,她的父亲调任驻法国公使,11岁的裕容龄也随之到了法国巴黎。

公元1895年,裕庚奉命出任驻日本公使,裕容龄母女随行。在这段期间,容龄并没有中断自己的学习之路,甚至还在日本学习了日本舞。她向红叶馆舞师学习日本舞,并向日本大礼官长崎学习外交礼节和音乐、古典舞、美术插花。这些都很好的烘托了她的气质,让她打好一个优美舞者的基础。

图片 3

图片 4

容龄十七岁的时候,裕庚奉命出使法国,容龄自然也随之一同前往。在住在法国巴黎的期间,容龄曾向邓肯学习现代舞,她的舞蹈才华得到邓肯的赞赏,并在邓肯创编的古代希腊神话舞剧中扮演角色。向向现代舞鼻祖伊莎多拉·邓肯学习舞蹈,是容龄舞蹈生涯里极为璀璨的一笔,毕竟她是唯一一个向邓肯学过舞蹈的人。

1902年,裕容龄在巴黎公开表演了《玫瑰与蝴蝶》、《希腊舞》,轰动巴黎。1903年,裕容龄跟随父亲回到北京。慈禧太后对留过洋的裕容龄、裕德龄很感兴趣,把姐妹两人留在宫中,做了慈禧太后的御前女官。八国联军入侵之后,慈禧一直闷闷不乐,为给慈禧解闷,裕容龄在宫中为慈禧办了一场盛大的演出。

在巴黎期间,裕容龄向现代舞蹈家鼻祖祖伊莎多拉·邓肯学习现代舞蹈。她的舞蹈才华得到了邓肯的赞赏,并且在邓肯的舞剧中扮演角色。1902年,年仅13岁的裕容龄在巴黎登台表演了《水仙女》、《玫瑰与蝴蝶》等舞剧,好评如潮,被巴黎观众誉为东方的“蝴蝶舞后”。

在向邓肯学习舞蹈的时间里,容龄的进步很大,其进步的速度甚至让邓肯惊叹。而后容龄又向法国国立歌剧院的著名教授萨那夫尼学习芭蕾舞。公元1902年,容龄在巴黎公开登台表演了《希腊舞》《玫瑰与蝴蝶》《奥菲利亚》《水仙女》《西班牙舞》等舞剧,博得了观众的好评。东方的“蝴蝶舞后”的称号,也是从这儿传出的,是巴黎观众对容龄的一致认可。

裕容龄把从国外学来的舞蹈,加入中国戏曲元素,很是新奇,得慈禧喜欢,封她为山寿郡主。裕容龄只在宫中呆了四年时间,在这四年里她创作了很多舞蹈,慈禧也很喜欢她。1907年,裕容龄从宫中离开。

图片 5

后来容龄跟随自己的父亲回到国内,在国内创作了许多具有中国风色彩的舞蹈,诸如《扇子舞》、《剑舞》等。同时回国后的容龄,凭借其优雅舞姿获得了慈禧的称赞恩宠,亲封“山寿郡主”,成为慈禧太后极为信任的御前女官。在现在我们看许多慈禧太后的老照片,很多后面都站有宫女。而站在身后最近慈禧位置的宫女,其中就有一个容龄,另一个是其姐妹德龄。而慈禧对于这个留洋归来,舞姿优美的姑娘,宠爱异常,时刻都带在身边。

图片 6

1903年,裕容龄一家回国。而当时恰逢慈禧太后在八国联军侵华战争后,向西方示好,为了了解西方的礼节和文化。1904年,裕容龄和姐姐裕德龄入宫成为了慈禧太后的御前女官。从此,开始了裕容龄作为宫廷舞蹈家的生涯。在这期间,她为慈禧太后创作表演了《如意舞》、《菩萨舞》、《荷花仙子舞》等宫廷舞蹈,深得慈禧太后喜爱。

在大清灭亡后,容龄还多次参加义演,帮助贫困人民。当时的容龄已经四十多数,还能坚持义演,不仅表现了她的慈善之心,同时也说明了她扎实的舞蹈功底。

早前杨士骧向裕容龄的父亲说亲,把裕容龄嫁给刘春霖。刘春霖是历史上的最后一个状元,裕容龄也挺喜欢他的。但刘春霖拒绝了这门亲事,觉得自己出身寒门,高攀不起,后来娶了沧州一个姓张的女子为妻。辛亥革命后,裕容龄嫁给了唐宝潮将军。

图片 7

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总理提名,裕容龄被聘为中央文史馆馆员。这个时候的容龄,整个人的生活状况还是很好的。对于前来拜访她的人们,已经七十九岁的容龄还能利落的讲诉以前的生活。讲诉当时在清宫的种种事迹,以及她编撰的各类舞蹈。到了后来,十年文革,容龄卷入其中,被人打断了双腿,生活过的极为艰难。好在她在给周恩来总理写了信之后,总理派人送来了许多生活必需品,她活到了九十一岁,悄然离世。

图片 8

1907年,由于父亲病重,裕容龄结束了自己3年御前女官的职业生涯。随后,她去到上海侍奉生病的父亲,并且遇到了她日后的伴侣——同样有着留法经历的唐宝潮少将。后来,她一直从事舞蹈创作和表演,并积极参加公益义演。在新中国成立后,他被聘为中央文史馆馆员。

清王朝灭亡以后,裕容龄不像其他八旗子弟那样坐吃山空日益潦倒。由于性情温婉,做事又不拘小节,文化艺术修养也高,很多人都乐意和她交往。在民国北洋政府时期,裕容龄担任涉外公职,并积极参加义演和红十字会救助活动。

图片 9

图片 10

十分不幸的是,在特殊时期,竟然因为她曾在法国跳过芭蕾舞的经历,也成了她的罪状。这令她无法理解跳舞竟然也有错,她一气之下自断双腿。可见,当时她的内心是多么的痛苦。1974年,她凄惨离世,终年91岁。一代舞蹈皇后就这样香消云散,令人叹息不已!

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聘她为中央文史馆馆员,著有《清宫琐记》等书。但文革让裕容龄的生活不再平静,裕容龄因身份特殊,成了批判的对象。正是在这场浩劫中,裕容龄断了双腿,晚景凄凉,而他的丈夫早在1958年就已去世。由于生活太过困苦,她便给周恩来写信。周恩来见信后,给她送来很多生活用品。没过几年,裕容龄带着无限凄婉离开了人世,享年八十四岁。

回答:

图片 11

我是萨沙,我来回答。图片 12

裕容龄的一生,经历了清朝、民国、新中国,既感受过清朝贵族的荣耀,又感受过国破家亡的凄凉。不管朝代怎么改变,她一直都没有放弃她热爱的舞蹈,始终有一颗大爱之心。只是晚年,太过凄凉,一直热爱舞蹈的她断了双腿,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

那个年代还有什么好说的。

萨沙刚刚读完裕容龄姐姐的裕德龄的回忆录。

有一种说法,裕容龄号称满清第一美女。其实,她是汉人,是汉军旗。

他们姐妹在满清末年地位还是很高的,是慈禧太后的宠儿,在皇宫中都有一席之地。

然而裕德龄主要兴趣在文学,而裕容龄则比姐姐有艺术天赋,擅长日本舞和芭蕾舞。

在当年,满清权贵的女儿竟然去跳舞给别人看,简直是大逆不道。

裕容龄的父亲驻法国大使裕庚第一次看到女儿登台跳舞,差点没被气吐血。

然而,最后他还是心疼女儿,让她从事自己喜欢的事业,聘请美国著名舞蹈家依沙多拉·邓肯做女儿的老师,后来又师承法国国立歌剧院的著名教授萨那大尼学习芭蕾。图片 13

芭蕾哎,什么概念?

很多时候要露出手臂、脖子和大腿的。

在满清,我记得裕德龄回忆录中慈禧说过一句话:西洋女人的衣服,连手臂都露出来,成什么体统。我们大清女子,连手腕都尽量不露,这才是中国的礼仪。

可见,裕容龄是多么有性格的女孩。

1902年,裕容龄随巴黎歌剧院在巴黎公开登台表演了《希腊舞》《玫瑰与蝴蝶》,被观众誉为东方的“蝴蝶舞后”。

和姐姐、母亲入宫3年内,她除了伺候慈禧太后,就是创作舞蹈。

裕容龄从入宫到1907年出宫,在仅仅3年时间内,创作表演了约五六个具有中国风格的舞蹈作品,有《剑舞》《扇子舞》《菩萨舞》《荷花仙子舞》《如意舞》。

不过满清灭亡以后,他们家就一蹶不振。图片 14

1912年,辛亥革命后,任总统府军事参议,少将军衔的唐宝潮与裕容龄在法国巴黎结婚。

成为别人母亲和妻子后,裕容龄就很少登台了。

但是,她仍然是中国西洋舞蹈的先驱者。

1961年6月2日,官方派了个研究员研究清宫的舞蹈及中国近现代舞蹈史,访问过72岁的裕容龄。

这个小伙子回忆:在我这位愣头青眼里,一般人75岁已是鸡皮鹤首。但容龄的皮肤白皙细嫩,短短的灰白头发略带几曲自然波浪,脸部轮廓非常明显,仍保持瓜子脸型,纤纤玉指雪白细长,配上一只碧绿的翡翠戒指,高贵动人!

特别值得骄傲的是她的身材,瘦瘦高高仍是那么窈窕多姿,当她行动的时候,给人一种富旋律的惑觉,到底是舞蹈家出身,端庄不凡。

一时间我不知怎么称呼她才好,急忙中竟以平时谈论她的称号相称,叫了一声“容龄公主,您好!”
她微微一笑,很自然地招呼我坐下,一点架子也没有。

我发现其实她过的很一般。她住在一间小房子内,是只有十几平米的马棚耳室。

图片 15图片 16

然而,文革时代,已经70多岁的裕容龄作为封建余孽头子,遭到红卫兵殴打,竟然被打断了双腿。图片 17

加上被抄家失去了一切,又无退休金,更没有儿女(她一生没有生育),她穷困潦倒,1973年1月16日不幸病故,享年84岁。

最后多说一句:萨沙一个人打字,不是机器人或者人工智能。

回答:

人在那个时代的命运真是不可主宰,即便作为贵族,成长于西方,生活优渥,晚景也无比凄凉,需要说明的是裕容龄的腿不是慈禧让人打断的,而是在那一次浩劫当中的不幸遭遇,因为她是一位舞者。
图片 18先说一说裕容龄的身世吧,裕容龄、裕德龄姐妹生于满清一品大员裕庚之家,那个时候裕庚可以说是满清的一位资深外交家了,担任过驻日本公使和驻法国巴黎公使。

年轻的两位小姐妹自幼就跟随父亲生活在国外,对于西方文化的耳濡目染,自然与国内保守的封建贵族女性不同,这也为她们个性的成长提供了方便。
图片 19裕容龄、裕德龄姐妹回国后,这时她们已在国外生活了近八年,期间裕容龄将自身的舞蹈天赋发扬光大,不仅在日本长崎学会日本舞和古典舞,在法国还学习芭蕾舞,并且还登台表演,演出了众多剧目,如《玫瑰与蝴蝶》等,被誉为东方的蝴蝶芭蕾。

此时,慈禧作为大清的最高统治者,已经是垂垂暮年,作为一个深宫中的老妪,缺乏对外界的了解,为此特地把二姐妹作为女官招进宫中。
图片 20不过宫闱之中,神秘又变幻莫测,可能是裕容龄、裕德龄姐妹与光绪帝走的亲近了,犯了忌讳,引起了慈禧的反感,在1907年就被开缺出宫。

在此不得不说的一件事就是追求个性与解放的裕容龄在宫中还与太监小德张谈起了恋爱,引起了巨大的风波。

出宫后,裕容龄嫁给了民国政府总理唐绍仪的侄子,但是过得并不幸福,此后一直活到了建国后的1971年。
图片 21

特邀嘉宾:一枚蜻蜓

回答:

如果不知道裕容龄的人,看到这个题目,以为又是要揭露清朝宫廷里的黑暗和残暴的事。然而,恰恰相反,慈禧晚年是非常喜欢这个贴身宫女的,而且,裕容龄的腿是自己折断的。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她是跳舞的。能被悟空问答选中的人,必然是不平凡的,而裕容龄何止不平凡,她在中国近现代舞蹈史上简直就是神的存在。因为她是第一个学习欧美和日本舞蹈的中国人,也是唯一一个曾亲自向现代舞鼻祖伊莎多拉·邓肯学习过舞蹈的中国人。

图片 22

她为什么这么牛,因为她有一个好爸爸裕庚。1895年裕庚出任大清朝驻日本公使,裕容龄母女随行。在一次宴会上,一位著名日本舞伎表演的日本古典舞,震惊了只有7岁的容龄。也许觉得好玩,从那以后,容龄开始偷偷地让一位能歌善舞的女仆教她日本舞。容龄非常有天赋,她很快就掌握了日本舞的风格韵律和技法。但是,当时跳舞在大清时期那是下九流的行当,像裕容龄这样出身高贵的女孩子是不允许跳舞的。一天,家里来了日本客人,也许是孩子的表现欲,容龄趁大人不注意,偷偷地穿上和服,为客人表演了一段日本古典舞,受到客人的连连赞美。这下,可捅了马蜂窝,客人走后,容龄受到父母的严厉斥责。但倔强的容龄据理力争,父母必定还是宽容的。但规定,学舞蹈只是消遣,不能登台表演。接着请了红叶馆一位著名的舞师来教容龄跳日本舞,同时还学习英文、日文等课程。四年后,裕庚调任驻法国公使,裕容龄随父亲到法国巴黎。巴黎是浪漫之都,上流社会以培养孩子多才多艺为美德,这多少改变了裕夫人以舞为耻的旧观念。当时,美国依沙多拉·邓肯正在巴黎教舞蹈,在别人的劝说下,裕夫人同意了容龄向这位大师学习。初次见面时,裕容龄当即为邓肯即兴表演了几个舞蹈。邓肯看后,大叫着不可思议,说“这个中国姑娘是个少见的舞蹈天才,我不收她的学费”。从此以后,裕容龄在舞蹈方面一发不可收拾,并向法国国立歌剧院的著名教授萨那大尼学习芭蕾,并登台表演,成为中国芭蕾舞的第一人。慈禧晚年,被外国人收拾了几次之后,老佛爷也开始蒙生要了解西方世界的欲望。为此,她专门召来曾留学法国的裕容龄,成为她的御前女官。闲暇时,就让裕容龄跳上一段,久而久之,这个宫女成了慈禧太后的宝贝,钟爱有加。慈禧赐裕容龄为山寿郡主。

图片 23

清王朝覆灭以后,裕容龄参加公益义演,受到了大家的喜爱。新中国成立后,1955年裕容龄被聘为中央文史馆馆员。由于长年从事舞蹈工作,裕容龄的气质高雅,处处显露着大家风范。1957年,她出版了《清宫琐记》,有些不合事宜,受到批判。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以裕容龄的身世背景,更是在劫难逃。她在法国跳过芭蕾舞,也成了罪状,受到批斗,一气之下她将自己的腿砸断,彻底与舞蹈决裂。一代大家被埋没在历史的大潮中。

图片 24

回答:

裕容龄是中国近代芭蕾舞第一人,也正是这个特殊身份让她在动乱年代不得不自断双腿。

图片 25

说起容龄公主,很多人不知道,可是说起德龄公主,知道的人就多多了。其实容龄公主是德龄公主的妹妹。这两个姐妹俩,姐姐德龄公主是作家画家,妹妹容龄公主则是舞蹈家。图片 26(德龄公主)

容龄公主成长在一个正白旗的汉军旗家庭,父亲名叫裕庚,官居一品,曾出任驻日本公使。容龄公主在日本期间红叶馆舞师学习日本舞。后来在巴黎期间,裕容龄曾向邓肯学习现代舞,她的舞蹈才华得到邓肯的赞赏,并在邓肯创编的古代希腊神话舞剧中扮演角色。邓肯,就是现代舞蹈家鼻祖伊莎多拉·邓肯。邓肯是是世界上第一位披头赤脚在舞台上表演的艺术家,是现代舞的创始人。而容龄公主则是他唯一的中国学生。图片 27

容龄和德龄,本来是汉军旗的女儿,称为格格就行了,为什么会被叫做“公主”呢?这是因为,她们姐妹俩都在日本德国法国长过见识,慈禧膝下无女,唯一的和硕公主是死对头鬼子六奕䜣的女儿,因此后来他干脆请了很多旗人女儿在宫中陪伴他,实际上情同母女,当时有八个人同时进宫,被称为“慈禧八女官”,都地位显赫。

图片 2

德龄公主其实是容龄姐姐的笔名,因为传奇的宫廷经历,称他们为公主,也不算过分。裕容龄在巴黎期间,就十分擅长舞蹈。1902年,年仅13岁的裕容龄在巴黎登台表演了《水仙女》、《玫瑰与蝴蝶》等舞剧,好评如潮,被巴黎观众誉为东方的“蝴蝶舞后”。图片 29

在电视剧《德龄公主》中,容龄公主姐妹俩在紫禁城中掀起一场现代舞旋风,这对慈禧开眼看世界有很重要的促进作用。

清王朝覆灭以后,裕容龄积极参加公益义演,表现了她的善良和对劳苦人民的同情心。解放后,裕容龄成为中央文史馆成员,写下了《清宫琐记》,这是研究清末宫廷生活的重要史料。文革中,她在巴黎学习舞蹈、清宫担任女官的经历成了受攻击的对象,优雅的舞者如何能承受这样的污蔑,为了自证清白,她砸断了自己双腿,成了轮椅上的舞者。

幸好在周总理的关心下,裕容龄的生活保持了优雅,1973年1月16日,裕容龄在家中去世,一代“蝴蝶皇后”就此陨落。

直到现在,中国舞蹈界,还流传这容龄公主的美丽传说!

回答:

裕容龄,女,满族,中国舞蹈家,
裕容龄是中国近现代舞蹈史上第一个学习欧美和日本舞蹈的中国人,被称为东方的“蝴蝶舞后”。
裕容龄出生贵族,年少时各地求学舞蹈,1903回国,入宫成为慈禧的御前女官,慈禧亲赐封号为山寿郡主。从此,开始了她作为宫廷舞蹈家的生涯,也是她一生中从事舞蹈创作、表演活动最频繁的时期。她酷爱舞蹈把国外的舞蹈艺术通过宫廷演出介绍到了中国,她是我国清代学习东西方舞蹈的第一人。
新中国成立后,裕容龄被聘为国务院文史馆馆员,著有《清宫琐记》等书。文革期间,她受到冲击,折断了双腿,加上生活过得十分困苦,年迈的她承受不住,于1973年1月16日不幸病故,享年81岁。
图片 30
清宫廷舞蹈出现了维新倾向,其代表人物是裕容龄。清王朝覆灭以后,裕容龄仍积极参加公益义演,表现了她的善良和对劳苦人民的同情心。新中国成立后,成为中央文史馆馆员。在十年浩劫“文革”中,她受到造反派的冲击折断了双腿,生活十分艰辛。
图片 31

回答:

封建宫廷里慈禧太后身边的女人,似乎天然的就与“悲惨”二字联系到了,毕竟,慈禧太后当政的晚清五十年,时局不靖,发生了太多事,成就了很多人,同时也毁掉了很多人。就说被打断腿的慈禧太后最宠信的宫女裕容龄。(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历史三日谈)

图片 32
慈禧太后在后人的努力塑造下,基本上给人一种阴狠、短视和鄙薄的女当政者形象,极其自私自利极其会享受荣华富贵,除了对权力的极端掌控外,再就是对当时晚清内政外交的麻爪表现。

至于说她最宠信的宫女,让人猛一看伴君如伴虎,被打断腿似乎天经地义,但真要把这事安在慈禧太后身上,那可就真的冤枉她了首先来说这裕容龄,她可不是一般的宫女,而是具备特殊才能的专业人才。

图片 33
裕容龄是晚清外交官之女,曾跟随长辈常年驻在日本、法国等地,因此,裕容龄不但了解了日本及欧美政治形势,而且还通晓日语和法语,是慈禧太后身边西方事务顾问,在与洋人打交道时,裕容龄是有话语权在里面的,至少有建议的权力。

因此她受宠于慈禧太后并不让人意外,只是裕容龄虽然得宠,但却并没有侍奉慈禧太后到老,而是在入宫两年后就以父老出宫,自此不再回来,裕容龄是一个有见识的女人,便把自己在宫中亲眼见到的慈禧太后衣食住行等方方面面写成了文字,是以《宫女见闻录》存世。

图片 34慈禧太后直到死也没有打断裕容龄的腿,裕容龄的腿实在新社会断的,以她的伺候过慈禧太后的黑历史,新社会容不下她,偏巧裕容龄还会西方芭蕾舞蹈的“奇技淫巧”,就更给人留下话柄,最后恼羞成怒的裕容龄只能自己弄断双腿,以与时代决裂,阴狠毒辣的慈禧太后断不了的腿,后来有人做到了!

回答:

根本没有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