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称日本放松武器出口与英法合作令中国不高兴

图片 2

图片 1
日本的常规潜艇技术非常先进,澳大利亚也在计划购买。图为日本常规潜艇下水。

  【环球军事报道】据日本外交学者网站1月15日报道,日本自1967年开始自愿接受武器出口禁令,针对出口武器问题提出的“三项基本原则”,即“不向共产党阵营国家出售武器”;“不向联合国禁止的国家出口武器”;“不向发生国际争端的当事国或者可能要发生国际争端的当事国出售武器”。这一政策最终演化成全面武器出口禁令,但在2014年4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推翻了这一禁令。

图片 2
澳媒认为,日本海上力量虽然数量不及中方,但质量更高。

  【环球网综合报道】2012年11月26日,美国“纽约时报”网站刊登了马丁-法克勒(MARTIN
FACKLER)题为《日本谨慎提升军力应对中国崛起》 (Cautiously, Japan Raises
Military Profile as China
Rises)的文章,该文认为日本正试图通过几十年来的第一次提供军事援助、展示其军事力量促成区域联盟和支持其他国家的防务方式来应对中国的崛起。文中还提到日本将提供给菲律宾海岸警卫队单价1200万美元的舰艇10艘、允许越南购买其先进潜艇。原文编译如下,

  日媒称,根据新政策,日本将继续不向受到联合国武器禁运制裁的国家出口武器(特别是伊朗和朝鲜)并禁止向武装冲突地区出口武器,但将允许在有利于全球和平以及符合日本安全利益的条件下出口武器。安倍政府还将寻求把防务出口和技术合作的进程变得更加透明并对这一进程加以限制以防止武器被销售给第三方。正如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所言,从积极的平和主义立场来看,新政策将为和平与国际合作做出贡献。

 

  多年来目睹着因经济缓慢衰退导致的国际影响力削弱,和平主义的日本正试图通过几十年来第一次军事援助、展示其军事力量促成区域联盟和支持其他国家的防务方式来应对中国的崛起。

  武器禁令解除后,日本的第一个大的武器出口协议是2014年7月日本防卫省宣布向美国提供导弹拦截器零部件以及向英国转让与传感器相关的技术。

  【环球网综合报道】据澳大利亚纽卡斯尔星报3月7日文章称,中国海军和准军事机构船舶令中日存在领土争端的钓鱼岛海域一片翻腾。专家称,中国此举是为了战胜在舰艇数量上占劣势的日方——日军舰艇必须出海侦察并跟踪中国小规模舰队。不过,虽然在数量上不及解放军海军,但训练有素的日本海上自卫队被普遍认为是亚洲最强大的海上力量,海自配备有最先进的舰艇、潜艇和飞机。而且,日本还是美国的同盟国,如果日本受到攻击,美国就有义务为其提供保护。

  今年,日本批准了一个价值2百万美元的一揽子项目,派遣军事工程师培训柬埔寨、东帝汶军队救灾和修筑道路的技能,这是二战结束后日本第一次向海外提供了军事援助。日本军舰不仅越来越多的与亚洲、太平洋的军事力量进行了联合军演,而且开始定期访问长期恐惧日本军队复兴的国家。

  这种武器协议当然具有重要的商业和技术影响。但是,文章认为应该将它作为日本正在进行的更大的地缘政治游戏的一部分来理解,日本通过与具有类似价值观的国家进行合作以增强日本的安全。正如一名日本防卫省的官员所言:“我相信通过提供这些零部件,我们与美国的关系将进一步改善。”

  中国加大钓鱼岛巡逻力度拖垮日方

  在跨出了民事援助、装备训练其他国家海岸警卫队的步伐后,日本防卫官员和分析家说,日本将很快实现一个新的里程碑:开始在该地区销售军事装备如水上飞机,也许最终会卖隐形柴油动力潜艇,这种潜艇被认为适合于在中国主张领土主权的浅海海域活动。

  在全球财政吃紧的背景下,联合研究项目对降低成本以及保障全球安全有重要帮助。日本还希望通过表明自己愿意分担提供给日本的防务成本以增强美国对日本的安全承诺。

  中国每天都会对外公布其东海舰艇部署情况,并举行海上作战演习,下水新型战舰,还发表声明称坚决捍卫中国领土。美国海军作战学院海上战略专家詹姆斯·霍尔姆斯称,中国在东海的“作战目标就是‘拖垮’日本海上自卫队和日本海上保安厅。”

  将这些步骤合计起来,虽然不大,但却是日本的一个重大的转变。日本自卫队已经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支持了美国主导的战役部署。日本官员说,他们的策略不是开始一场与中国争夺影响力的比赛,而是与其他共同担心中国强大的国家增强联系。他们承认,建设其他国家的海岸警卫力量是一种加强这些国家能力来抵御任何中国威胁的方法。美国已经对日本的这些努力表示普遍欢迎,因为这符合其加强亚洲国家的军力以抗衡中国以及扩大美国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的战略。

  报道称,去年秋天得到很多媒体关注的价值200亿澳元的日本与澳大利亚的潜艇提议也是这一思维的产物。日本与澳大利亚都渴望美国继续维持对亚太地区的承诺,潜艇协议可以达成这一目标,因为它表明日本与澳大利亚在亚太地区安全问题上是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

  报道称,直到去年中国军方才开始介入中日领土争端。现在,解放军常常对外公布其在钓鱼岛周围海域的活动。然而,专家警告称,中日双方向纠纷海域部署舰艇的举动,提高了发生会导致冲突的意外或误算的风险。

  分析师表示,和中国有领土争端的两个国家,越南和菲律宾,欢迎并可能邀请日本的帮助。菲律宾和平、暴力与恐怖主义研究所的安全专家Rommel
Banlaoi说:“因为中国的威胁,我们已经把我们的二战恶梦放在了一边。”菲律宾海岸警卫队的官员表示,现在日本和美国和澳大利亚一起在帮助他们应对中国。

  潜艇协议还将提升日本本土防务工业的竞争力,并通过规模效应降低其成本。在澳大利亚的“柯林斯”级潜艇2025年退役后,日澳潜艇协议将弥补澳大利亚水下能力的不足。但是两国都面临着政治与技术障碍,澳大利亚政客为是在国内生产还是国际生产的问题而争吵,日本官僚机构则必须创造一个新的法律、技术以及官僚系统以出口这一重大平台。

  上个月,东京指控中国战舰于今年1月在钓鱼岛附近水域利用火控雷达“锁定”日本直升机与驱逐舰。迄今为止,这是最具威胁性的事件。北京否认了这一指控。不过,美国却表示在中日领土纠纷中支持日本。在这种环境下,澳大利亚军事分析家罗斯·巴贝奇则称,“我们所处地区非常危险。中日两国有可能会爆发一场严重的战争。”

  为了保持其和平主义立场,日本并没有远程导弹、核潜艇或具有真正的投送力量的航母。但日本的柴油动力潜艇被认为是世界上该类型中最好的。日本海军也拥有先进的具有击落弹道导弹能力的“宙斯盾”级军舰和两艘可以改装成可垂直起降喷气式战斗机的大型直升机驱逐舰。

  日前,日本表达了想与法国合作的意愿。在今年3月将与法国举行的外长、防长“2+2”会谈上,如何促进日本武器出口以及增加联合研究项目将是议题之一。日法双方对研发能在放射性环境下工作的水下无人机和机器人感兴趣。对日本来讲,一个特别的担忧是要确保这一合作不让日本的敌对方获利,法国之前曾向中国提供过武器。

  一些国外和日本安全专家称,日本强大的海上自卫队和海岸警卫队仍在钓鱼岛纠纷水域占据上风,但如果北京加大巡逻力度,情况则另当别论。东京大学海上政策专家山田义彦教授表示,南海资源对中国更重要,这才是其当前的侧重点。不过,如果中国把更多精力转移到东海,那么仅仅依靠日本海上保安厅,就不足以应对这种情况了。

  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人员称,日本的战略是向环南中国海地区提供装备和培训以创立日本化的小型海岸警卫队和自卫部队。日本官员说,他们将提供给菲律宾海岸警卫队10艘单价约1200万美元的舰艇。日本防卫省官员说,他们也可能提供类似的舰艇给越南。日本前防卫省负责人也表示,日本将允许越南购买其潜艇,澳大利亚和马来西亚也可能成为买家。(战略网/chinapower)

  日本还向英国推销其国产P—1海上巡逻机。尽管P—1海上巡逻机还要就一项价值高达10亿美元的合同与波音的P-8“
波塞冬”海上反潜巡逻机相竞争,但对日本与外部隔绝的防务工业而言,即使只是被视为一个值得信赖的竞标者也将是一个重大进步。

  报道称,有迹象表明,中日两国紧张局势会持续恶化。东京政府日前抗议中国在钓鱼岛周围部署浮标,称中国利用这些浮标收集有关日方动向的情报。不过,中国外交部回应称,这些浮标位于中国海域,用于气象观测。

  原文网址:

  报道称,对这些发展,中国一直不高兴。早在2014年2月,也就是武器出口禁令被解除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就表示:“日本政府在日本政治右倾化持续加剧的背景下大幅放宽武器出口限制,其意图和影响令人担忧。”中国担心日本在防务合作上的新举措是针对中国的。日本已经向菲律宾和越南的海岸警卫队提供了非杀伤性武器,而菲律宾和越南在资源丰富的南中国海与中国存在领土争端。

  而且,报道还指出,除中国人民解放军之外,自中日两国对峙开始以来,中国准军事机构的活动也非常直接。隶属于中国海关、中国海监和中国渔政等机构的船舶,构成了北京主张对钓鱼岛主权活动的第一线。

  www.nytimes.com/2012/11/27/world/asia/japan-expands-its-regional-military-role.html

  不满意的还有日本防务公司本身。与世界上其他地方的防务公司好战的特性不同,日本防务公司的领导人似乎欣赏日本战后的和平主义。

  日本海上保安厅备感压力扩大规模

  很多普通日本人对日本在世界上发挥日益重要的安全角色感到疑虑。销售传感器和回转仪的小型贸易公司玉川贸易公司的老板新井章文说:“能向全世界提供武器,我感到非常高兴。不幸的是,这些武器将用来杀人,对此我真的很讨厌。”在说服外国政府购买日本的武器之前,安倍或许应该先向自己的人民澄清,日本本土防务工业的扩张以及日本武器在全球范围的扩散将如何使日本受益,如何有助于建立很多日本人珍视的全球和平?

  有证据表明,日本海上保安厅已经感觉到了这种压力。其计划新组建一支包括600人、装备12艘巡逻舰的“保岛队”,专门执行钓鱼岛任务。而且,在自4月开始的新财年里,日本海上保安厅还计划把用于采购船只和飞机的预算提高23%,达到325亿日元(约合3.4814亿美元)。其还计划在新财年里扩增119人。这是32年以来日本海上保安厅最大的人员增幅。

  除此之外,去年12月再次就任日本首相之前,随着中日钓鱼岛紧张局势的升级,安倍晋三建议把日本海上自卫队退役军舰改装成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船。本月5日,日本防务大臣小野寺五典称,日本防卫省正与日本海上保安厅就此事进行讨论。

  目前北京政府并未将中国海军部署至钓鱼岛有争议水域,但从解放军公告来看,其军舰几乎一直在钓鱼岛附近水域及其他水道巡逻。据解放军称,今年1月底,一支海军舰队在穿越中国沿海岛屿后,进入西太平洋水域进行海军演习。很明显,在这里,“中国沿海岛屿”指的就是钓鱼岛。解放军还称,解放军海军去年举行了七次类似演习。

  在一系列后续公告中,解放军称,由其三艘最先进的军舰——即“青岛”号导弹驱逐舰和“烟台”号导弹护卫舰和“盐城”号导弹护卫舰——组成的小型舰队会在黄海和东海进行为期18天的部署。

  美国海军也在监督中国海军与准军事机构在日本附近水域急剧增加的活动节奏。1月31日,在一次异常直率的公开评论中,高级美国海军情报官员詹姆斯·法内尔上校称,解放军去年向日本南部的菲律宾海域派出了7个水面行动大队。其还向该海域部署了有史以来数量最多的潜艇。不清楚法内尔所言,是否正是上个月解放军对外公开的七次部署。法内尔称,“毫无疑问,解放军海军的重点是海上战争和击沉敌对者舰队”
。他还耸人听闻的宣称,中国海监是解放军的民用代理机构,这个机构“没有其他任务,只有骚扰其他国家,让它们屈从于中国扩大的主权要求”。

  1月27日,解放军宣布其将在今年进行40次军事演习,“突出国家核心安全利益。”这暗示着中国频繁兵力部署活动仍会继续。文章称,北京会继续提升其军事力量。《解放军报》报道称,中国造船厂日前向解放军海军交付了一款新型隐形护卫舰。报道称,这款具备隐身能功的056型护卫舰将会大批量列装,这是升级海军硬件设施的第一步。(编译:春风)

  原文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