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兴国:朝没人走过的路狂奔

图片 2

吴兴国:朝没人走过的路狂奔

时间:2015年12月04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李博

台湾当代传奇剧场经典京剧《李尔在此》将登大陆舞台——

吴兴国:朝没人走过的路狂奔

图片 1

京剧《李尔在此》海报

  12月22日、23日,台湾当代传奇剧场的载誉之作《李尔在此》将在北京大学百年讲堂连演两场。这出曾经在36个国家演出并于2011年被选为爱丁堡艺术节开幕大戏的京剧,倾注了当代传奇剧场创立者吴兴国的全部心血。身兼编剧、导演、主演三职的他表示,自己希望让更多的大陆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看到这部作品。

  1986年,吴兴国创立当代传奇剧场。与同时代那些希望改良京剧的同行们不同,吴兴国认为创新才是京剧这门古老艺术焕发新生的唯一出路。“京剧就像是古代皇宫里的青花瓷。即便现代人拥有再发达的科技,可以按照古代的图纸并用同样质地的陶土锻造出最精美的瓷器,却做不出古董青花瓷的文化底蕴。”吴兴国坦言,只有创新,才能继承传统,“用唱念做打的形式和规则将现代年轻人对中华文化的认知整合在一起,并将创作者自己的人生体悟融入其中,才是有分量的当代京剧创作。”

  创团的处女作《欲望城国》排演了整整3年。一个刚成立的私营剧团,经济与人才都面临着重重困难。吴兴国一通通电话打给年轻演员,告诉他们:“排这出戏没有钱,但这会是京剧最后的命运。如果我们成功,那么传统京剧就是活着的艺术;如果不成功,我们就此改行算了。”一些台湾京剧界的老前辈得知《欲望城国》改编自莎士比亚名剧《麦克白》,甚至说“吴兴国是京剧的叛徒”。但吴兴国并没有怨恨这一切批评,在他眼中,日渐边缘的京剧是最需要保护的。于是,他毅然带着一群对京剧舞台满怀憧憬的年轻人,朝着一个没有人走过的方向一路狂奔。

  《欲望城国》石破天惊的演出完毕,舆论开始一边倒地力挺吴兴国。在激动地跟演员们抱头痛哭一场之后,吴兴国开始了京剧创新的漫漫征程。1998年,吴兴国将莎士比亚的另一出名剧《李尔王》改编成京剧《李尔在此》,他集合京剧、昆曲、台湾少数民族乐舞等舞台手段,一人分别饰演包括李尔王、弄人、忠臣肯特、大女儿丽娥、二女儿丽甘、三女儿丽雅、瞎子葛罗斯特、私生子爱德蒙、疯汉爱德佳及吴兴国自己在内的多个角色。这部剧首演后大获赞誉,成为当代传奇剧场的代表作之一。丹麦剧场人类学大师尤金尼巴巴更是对吴兴国说:“你拯救了莎士比亚和京剧”。

  如今,吴兴国要带着京剧“回家”。在他看来,大陆才是京剧的根源和母体。未来3年,当代传奇剧场将与聚橙网合作,将剧场的经典之作系统呈现给大陆观众。在3年60场的巡演中,吴兴国不仅会搬演以往的经典剧目,为庆祝当代传奇剧场成立30周年创排的新戏《仲夏夜之梦》也有望于2016年登陆大陆剧场。

  吴兴国希望这一系列作品能够打动更多的大陆年轻人。“传统艺术缺的不是创作者,而是观众。”吴兴国极其推崇白先勇先生,认为他勤勤恳恳推广昆曲的历程,鼓舞着无数的戏曲创作者,也锻造着传统艺术的生命力。“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时代和节奏。年轻人的理想,还是让他们自己做决定吧,因为时代不是由走过去的人决定的。如果当年学戏时我的老师每天告诉我应该这样应该那样,我会反驳他,你根本不知道这个时代的年轻人在想什么。”吴兴国说,“所以,你永远无法强迫年轻人接受京剧,而只能通过不断的创新让京剧活下去,并在此基础上让年轻人发自内心地爱上京剧。”

中新社天津3月16日电 题:吴兴国:带台湾京剧到世界舞台“撒野”

台湾京剧人吴兴国与魏海敏主演的京剧《欲望城国》近日在天桥剧场演出。

中新社记者 张道正

欲望;欲望城国;吴兴;京剧;吴兴国

“这是因为传统给了我自信,让我能勇敢地到世界的舞台上去‘撒一次野’,能做到现在说明我们是成功的。”中国台湾著名戏剧人吴兴国15日晚间在天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用京剧来表现莎士比亚笔下的欲望与人性,不是“反叛”京剧,而是从中看到了台湾京剧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希望。

台湾京剧人吴兴国与魏海敏主演的京剧《欲望城国》近日在天桥剧场演出。这部30年前的作品可谓声名显赫,它是吴兴国创办的台湾当代传奇剧场的首部大戏,据莎士比亚名剧《麦克白》改编而成,剧中多种艺术尝试曾带来巨大争议。但今天看来,这些尝试并未出格,只是京剧本体的唱念做打因演员功力欠缺而让人失望。

图片 23月15日晚,台湾戏剧人吴兴国在天津大剧院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
中新社记者 张道正 摄

吴兴国多才多艺,是集演员、剧作家、导演身份于一身,横跨电影、电视、传统戏曲、现代剧场以及舞蹈界的全方位艺术家。他自幼学习京剧武生,大学期间加入了林怀民创办的云门舞集,毕业后加入陆光国剧队,拜台湾四大老生之一周正荣先生为师,改唱文、武老生,曾与张曼玉、王祖贤演过电影《青蛇》,与陈冲主演过电影《诱僧》。但吴兴国最大的成就还是在戏曲创新上。1986年,台湾的一群戏曲演员意识到传统艺术的优势不再,开始思索如何使传统艺术与当代剧场接轨,于是,在艺术总监吴兴国的带领下,“当代传奇剧场”就此诞生,创团的首部大剧就是改编自莎士比亚《麦克白》的《欲望城国》。

5月12日、13日,台湾当代传奇剧场将在创始人、著名戏剧人吴兴国的率领下来津,在天津大剧院带来该团的代表作《欲望城国》。吴兴国3月15日晚间在天津大剧院进行了名为《乘欲望之翼—翻转传统,飞向世界舞台》的主题讲座。

《欲望城国》将莎翁的经典悲剧故事结构移植到中国东周时期:在那样的乱世,出征中的大将敖叔征被山鬼预言会受封统领西城,接着会成为一国之君。归国后他果然受封,并激发其成为一国之君的野心。在其夫人的唆使下,他弑君夺权,最终却被仇人之子灭国,自己也被部下所杀。《欲望城国》从故事情节到结构安排,从音乐到唱腔设计,都充分做到了中国化、戏曲化。与此同时,借用现代舞台审美理念,在手法上借鉴其他艺术形式,如体现舞蹈的舞俑,如电影的慢动作,以及灯光的运用等,都是时尚并符合当今审美的。在唱腔上也很传统,全剧只有一段四句的慢板,也没有过高、过难的唱段,因而显得干净和安静。表演上也很有分寸感,尽管在吴兴国的表情和身段上明显增加了一些京剧所未有的日本戏剧表演,但京剧的程式也是恰到好处。

吴兴国现任台湾艺术大学表演艺术研究所教授,为台湾少数横跨电影、电视、传统戏曲、现代剧场以及舞蹈界之全方位表演艺术家。被大众所熟知的是,吴兴国曾参与拍摄过《诱僧》、《青蛇》、《谁主沉浮》、《宋家皇朝》、《面引子》等十四部经典电影作品,电视剧则有《情剑山河》、《长恨歌》等代表作。

只是从全剧看,人物塑造方面弱化了原著人物性格的体量和魅力,被引诱的野心膨胀过程以及罪恶力量强大得摄人心魄的澎湃没有了,只看见敖叔征在激将下铤而走险,最后控诉“这难道都是上天的安排不成吗?”“看来我敖叔征果然中了你的诡计。”如果说《麦克白》强调的是人,那么《欲望城国》则回归到戏曲的因果报应,这显然不如原著深刻。

然而,吴兴国真正热爱并认可的,还是舞台表演。1986年,吴兴国联合一群青年京剧演员,创立当代传奇剧场,编导主演多出融合现代剧场形式的京剧作品。改编自莎剧《麦克白》的作品《欲望城国》,一举成功,广受国际邀约于各大艺术节演出,足迹遍至英国国家剧院,法国亚维侬艺术节等世界各处。

既然是京剧,就要有京剧的技艺,但这一点上最令人失望。传统戏曲中,有相当多的手段可以外化人物内心的激烈冲突。它们可以借助京剧程式,来展示人物的矛盾心理,乃至精神崩溃的过程,可惜此剧却没有拿来用,而是运用影视或话剧的写实手法。特别是两个大关节处,尤其觉得遗憾。一是“见鬼”,京剧《伐子都》《打金砖》中太多表演可以借鉴,不想却这样轻轻放过;夫人“洗手”部分,如果不是穿了这种“写实服装”,而是用戏曲的水袖,效果绝对翻倍。当然魏海敏唱做俱佳,是全剧最大的亮点,体现出梅葆玖先生大弟子的风采;吴兴国年逾六旬仍可摔僵尸,并从两张桌上成功翻下,宝刀不老,但唱功则有些逊色。此外龙套、配角的马趟子、筋斗、吊毛,过于重复、冗长,演唱及念白均不标准,步法凌乱,口齿不清,基本功不到家,也拉低了此剧的专业水准。

创团30年以来,《欲望城国》成为当代传奇剧场的经典剧目,吴兴国也广受世界各国赞誉。但当代传奇剧场诞生初始,却是异常艰难。

当然,用今天的眼光看待30年前的作品未免有些苛刻,但艺无止境,好戏是改出来的,希望此剧也能与时俱进。假使能够加工打磨,相信定会更臻完美。

吴兴国介绍说,当时台湾的许多公家剧团都解散了,不少演员也在考虑改行。怀着一腔热血,又曾是戏校尖子生的吴兴国坚持认为,自己应该为代表中国传统戏剧的京剧做一些事,于是与一些志同道合的年轻朋友共同创立了当代传奇剧场。吴兴国所想到的出路,就是将京剧与西方戏剧相结合。

“莎士比亚作品在文学上非常经典,他是世界级的戏剧大师,而京剧则是亚洲表演艺术的代表,我觉得二者的结合可谓‘门当户对’。”吴兴国说,基于为台湾京剧想出路的初衷,他们推出了根据莎士比亚《麦克白》改编的舞台剧《欲望城国》。

这种大胆的创作,让彼时的舆论大为惊讶,视吴兴国为京剧“叛徒”。吴兴国却从中看到了台湾京剧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希望。他和同伴在创作《欲望城国》时,将《麦克白》变为了东周列国蓟国大将敖叔征谋权篡国的故事,而表演则是地地道道的京剧,用了最传统的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用京剧来表现莎士比亚笔下的欲望与人性。

“其实当时我们内心都非常复杂,一方面觉得台湾京剧必须迈出变革的第一步,另一方面作为传统京剧的继承者,又‘舍不得’毁灭京剧。”自此后,吴兴国坚持用京剧演出莎士比亚作品,1990年他首次率团赴英国演出,收到了意想不到的盛誉。从最早的《欲望城国》起,当代传奇剧场已成为台湾京剧一面当之无愧的旗帜。

念及今夕,吴兴国感慨非常:“现在想来,我们这群‘愤青’做的最大贡献,就是试图把传统里面最精致的表演、情感和文学、美学结合上了西方戏剧,这是因为传统给了我自信,让我能勇敢地到世界的舞台上去‘撒一次野’,能做到现在说明我们是成功的。我感谢中国的传统文化,感谢我们的祖师爷。”

近年来,吴兴国在“京剧改革推广”的路上走的更远,他尝试将摇滚引入到京剧中,推出了改编自古典名著《水浒传》的一系列作品,吸引了许多年轻观众,效果显著。

吴兴国说,“虽然传统戏剧的市场现在仍然很小,我们也知道它的困境,但我总是非常自信地告诉自己,这条路是光明的,因为它是有根底、有血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