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凯歌《赵氏孤儿》还没戏曲版给力

图片 3

小故事大道理——豫剧电影《大脚皇后》观后感

时间:2013年07月08日来源:光明日报作者:曾庆瑞

图片 1

图为《大脚皇后》剧照

  豫剧电影《大脚皇后》是一部小投入小制作的电影,但是,创作者把距今644年前,即明洪武二年的1369年,发生的一个历史小故事所包含的治国平天下的大道理,用银幕艺术演绎得生动鲜活,阐释得深刻透澈,既给人以思想震撼,还给人以艺术感染,而且让人们看得津津有味,看完之后还会细细品味和思考。

  明太祖朱元璋的结发之妻马氏,民间又称“大脚皇后”的开国皇后马秀英,在帮助朱元璋打下天下之后,又帮助朱元璋治理天下,措施之一便是广开言路,还有慎选人才。小故事的缘由是,那一年的皇帝登基周年庆典灯会上,落魄乡村书生王庸偶遇皇后舅侄马高才招摇过市,马高才声称要进皇宫找他姑妈要官做。不满于这种裙带风的宫廷官场腐败,愤世嫉俗的王庸挥笔怒题四句藏头灯谜诗,剑指“大脚皇后”,直刺皇权,即马秀英假怒的所谓“戏谑本后蔑当朝”。朱元璋看到后暴跳如雷,下令严查这桩“讽后欺君”的“题诗大案”,以至于祸及数百无辜书生,直到抓到王庸要将他问斩。皇后马秀英则坚决反对,“劫法场”救下就要人头落地的王庸,继而设计“审脚”,将假话媚上的小人潘俊臣和唯上是从的奴才大太监戏弄得丑态百出,又让敢于谏言犯上的王庸大胆直言针砭时弊,使他表现出过人的胆识和除弊兴利的才能。这个故事所蕴含的大道理,或者说第一主旨乃是:只有为政者广开言路而不因言治罪,社会风尚里因为惧怕因言治罪而一味唯上是从的说假话、说空话的弊病才能治愈,国家政治也才会因为有了真话的舆论监督而变得清明。点题的正是“审脚”时王庸唱出的这样一些戏文:“说假话也许混顶乌纱帽,说空话也许能赚件紫罗袍,若是说真话脑袋都难保,空留下,空留下老母娇妻受煎熬,这、这、这,可让我如何是好?”然而,他矢志不渝:“就是滚钉板下油锅,小民也实话实说。”他又唱道:“小而言之,是实话实说问心无愧,大而言之嘛,为的是江山社稷。……自古道,虚言必诈,伪言祸国,今日说的虽然是娘娘一双脚,但也有真假是非之别。有道是,君好我好,必有所谋;君恶我恶,必有所求。”他还唱道:“此风若长,必伪言日盛,是非颠倒,我大明朝国将不国!”对于今天的中国社会,这是盛世危言!更是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这就是这部电影的审美价值之所在。

  能够把一个历史的小传说故事艺术地演绎成一个当代寓言般的作品,这得益于作为影片编剧导演和制片人的韩志君、韩志晨兄弟对于历史故事与现实生活对接处的世态人生的独特发现和独特感悟,得益于他们不惑于当今文化繁华景象而能明察洞见繁华后面掩盖着的文化危机,不被一味逐利的市场绑架,藐视三俗垃圾文化的包围,坚定不移地用一种自由的心灵从事艺术创作。

  影片力图用一流的表达来演绎一流的故事。韩氏兄弟选择流传甚广的地方戏曲豫剧,将豫剧艺术和电影艺术融汇在一起,既创新地保留一部分舞台戏曲的虚拟和程式元素与特征,又完全实景拍摄,利用时空、声光诸多造型元素,运用拍摄镜头的诸多变化,精心打造镜头语言的语法和修辞,使得电影的诸多艺术元素更加深化了、提升了豫剧艺术的表现力,两两相得益彰。特别是,他们集中了豫剧艺术界各家剧团的精英,荟萃群芳,众星拱月,使得影片的领衔主演,著名的新一代豫剧皇后王红丽从头到尾如鱼得水,一身是戏,表演流畅,精彩纷呈。(作者为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对陈凯歌导演的喜爱,仍无法阻止我对其最新贺岁大片《赵氏孤儿》的微辞多多。故事抛弃了原作的起场简单明快、中场一笔带过、尾场快意恩仇的紧凑三段式,同时增加了更多铺陈剧情的旁枝末节,以及更容易为现代观众所信服的人物情感发展轨迹,但是,我们看到的却是一个逐渐失控,被人性化大众化的程婴拽着一路狂奔的陈凯歌导演,以及紧随其后孤独到万劫不复的“赵氏孤儿”。

图片 2

起源于元杂剧《赵氏孤儿大报仇》

诗意中国第七期嘉宾合影 主办方供图

陈凯歌的《赵氏孤儿》作为贺岁三板斧的第一板,已然挥出,却没有迎来满堂彩。摆脱了《无极》的荒诞,挣脱了《梅兰芳》无形枷锁的凯子哥,仍然没有纵情起舞,似乎许久未跳,舞步已经生疏了许多。陈凯歌版《赵氏孤儿》,最为人诟病的不外两处:一是对传统剧情改编上,不但没出彩,反倒显得拙笨;二是故事发展前紧后松,一泻千里,只能算半部优秀作品。

10月26日电
今晚21:15,深圳卫视《诗意中国》品梨园艺术,共鉴雅韵流传,“诗意团”赵普、郦波、庞玮体验戏曲之美,探寻粉墨人生,戏曲“名家”戴春荣、余少群、霍尊同台开嗓竞技,过足“戏瘾”。

其实,《赵氏孤儿》故事古已有之,且被演变为多个戏曲版本,如果不是凯歌导演一直想突破传统,而是随便选一个版本作为影片参照,相信不会受到如此多的非议,战台烽只可叹凯歌导演勇气可嘉,勇猛可畏。

图片 3演员
余少群 主办方供图

《赵氏孤儿》为元朝时期剧作家纪君祥根据历史史实编写的一部元杂剧,曾名《赵氏孤儿大报仇》。后来代代流传于是演变为《赵氏孤儿》这个通用的名字。是元杂剧中最优秀的历史剧之一,对后世影响深远,并被世界许多国家编译为经典故事。成为中国悲剧文艺作品的杰出代表。
 

戏曲“名家”同台竞技百花齐放 赵普唱秦腔“皇后”戴春荣“犀利”点评

秦腔《搜孤救孤》为当代首次改编

中国戏曲与希腊悲喜剧、印度梵剧并称为世界三大古老的戏剧文化。早在先秦时期,戏曲便已萌芽,《诗经》的“颂”、《楚辞》的“九歌”,都是萌芽状态的戏剧。随后的戏曲文化便是百家齐放的盛景,据不完全统计,我国各民族地区的戏曲剧种,约有三百六十多种,传统剧目数以万计。经过长期的发展演变,逐步形成了以“京剧、越剧、黄梅戏、评剧、豫剧”五大戏曲剧种为核心的中华戏曲百花苑,足以让人看花了眼。

当代对《赵氏孤儿》这一题材的发掘中,首先以秦腔为先,《赵氏孤儿》最初为秦腔保留剧目,当时并不叫《赵氏孤儿》,而叫做《八义图》。

在今晚即将播出的《诗意中国》节目中,资深票友郦波就以一出精彩的《西厢记》为题,考较嘉宾们关于古人定情信物知多少?余少群自言忌讳他人送自己鞋子,却不知“鞋子”曾是古代情侣间的定情信物。新人结婚时送鞋子,即是祝福新人“白头偕老”,送考取功名的才子鞋子,亦有一番“步步高升”的寓意,博古通今的郦波更幽默表示,“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情侣间送鞋子,是希望踏出的每一步都会记得送鞋的人。而节目“诗意主理人”赵普将古人这份甜蜜的诗意延引到了现代,女孩子送给男友的礼物居然有“三个标准件”!这又是现代人玩的什么套路呢?

叫《八义图》的原因,是故事中,为就赵孤,共出现了八位义士,包括程婴、程婴亲子、韩厥、公孙杵臼等等。秦腔版本还创造了一个叫卜凤的宫女,为救孤儿,在屠岸贾的严刑拷打面前,临危不惧,宁死不屈,直至献出宝贵生命。

在“送礼”上套路了全场嘉宾的赵普,却败倒在秦腔学艺之路上。节目中首次开嗓学唱秦腔《三滴血》,却差点被“授业师傅”戴春荣的一句犀利点评击破了学艺梦,不过一贯求知好学的赵普显然不会被轻易打败,节目中依然热情高涨地向现场嘉宾学习各剧种唱腔。相比赵普艰难的学艺之路,同台的郦波、戴春荣、余少群、霍尊则互相飙起了“戏瘾”,昆曲、秦腔、越剧、京剧等等戏曲无所不会,一曲清音唱古今,颇有梨园名伶百家争鸣的盛景。究竟“诗意团”赵普、郦波、庞玮,以及戴春荣、余少群、霍尊如何在谈笑间将传统戏曲玩出新花样呢?

资料记载,1958年,秦腔剧作家马健翎根据传统剧目又将《八义图》改编为《赵氏孤儿》。马本《赵氏孤儿》,尤其注重人物心理的揭示,出现了大段内心剖白式的唱腔,不仅情节重峦叠嶂,而且感情一咏三叹,特别是程婴将自己亲生儿子奉献出去后,可谓受尽内心煎熬,失子之痛无人知晓,而“卖孤(儿)求荣”却是路人皆知,在责怨与羞辱中保守惊天隐秘的大孤独与大痛楚,使人物的内心血泪涌流,极易催化感人。

国粹创新传承大有可为 诗系青年霍尊老戏新唱

京剧版《搜孤救孤》曾因孟小冬而轰动一时

节目中,在电影《梅兰芳》中扮演年轻梅兰芳的余少群,将梅派第四代传人梅玮请到了节目中,深情讲述了梅兰芳的粉墨人生背后书写了一段怎样不凡的传奇。一把泰戈尔访华留赠梅兰芳的团扇,也在节目中揭开了百年前中外文化交流的璀璨历史故事。梅韵兰质永流芳,读懂前人的艺术生命,才能带给传承永不凋零的生命力。

随着京剧艺术的逐步发展,传统曲目也随之逐渐增加,于是便有了同类故事内容的京剧《搜孤救孤》(起初也叫《八义图》),这出戏后来逐渐成为余派的代表剧目,曾因1947年孟小冬在沪上的告别演出而轰动一时。

戏曲需要传承,也需要创新。作为“新京剧”代表人的霍尊,用自己对戏曲的热爱,将戏曲唱腔与流行乐完美融合,《卷珠帘》《梨花颂》等等歌曲唱出了最美中国风。霍尊在节目中自述心境:“传统文化要与时俱进。不能忘本的同时,也要换着法,让年轻人喜欢。”在生活中,霍尊堪称新时代的诗系青年,喜爱传统文化,也将传统文化带入自己生活的点点滴滴,穿汉服、喝茶、弹古琴等等,让生活充满了诗意。

1960年,剧作家王雁同时在京剧《按孤救孤》基础上,参考已定名的秦腔《赵氏孤儿》改编出了京剧版的《赵氏孤儿》。首演当时由马连良饰程婴,谭富英饰赵盾,张君秋饰庄姬公主,裘盛戎饰魏绛,于是一出经典的京剧《赵氏孤儿》便由此产生。

诸如霍尊这样的诗意传承、诗意生活,还有许多人在竭力尝试。粤剧表演艺术家红线女将粤剧与动画结合,监制的动画《刁蛮公主憨驸马》深受年轻人欢迎。年轻组合“大大小小”将传统短打武生剧目《三岔口》与街舞巧妙结合,更将戏曲演绎出了震撼人心的艺术生命力。在传承中大胆创新,在创新里演绎经典的不朽魅力,这也是现代人传承传统文化的诗意,这份执着地坚持也让他们的诗意生活更加动人。

近期,由上海京剧院余派女老生王珮瑜领衔主演的墨本丹青版京剧《赵氏孤儿》将于上海大剧院中剧场亮相。这一版本的《赵氏孤儿》剧本依照的是戏曲界所谓的“墨壳老本”,以半个世纪前马连良先生的演出本为基础,并邀请山水画家申世辉创作了一组山水丹青画卷融入舞美设计中,故称“墨本丹青版”。此版《赵氏孤儿》将删减传统戏中拖沓冗长的情节,保留最经典动听的唱段,以紧凑凝练的叙事节奏,演绎原汁原味的传统老戏。希望又是一次新生而“守旧”的惊喜。

常说人生如戏,其实戏如人生。戏曲之美来自故事,来自想象,来自地域文化,来自创新融合。而最重要的是,戏曲之美来自于人。今晚21:15,深圳卫视《诗意中国》邀你共赴一场梨园盛宴,品鉴戏曲雅韵!

豫剧《程婴救孤》是悲天悯人的舞台精品

而战台烽则以为由著名豫剧表演艺术家李树建担纲演出的豫剧《程婴救孤》,最具悲壮凄凉色彩,该剧后来被朱赵伟导演拍摄成舞台艺术片,更为精致感人。虽然李树建最被网友熟知的是其“以泪洗面”的感谢辞,但不可否认,豫剧版《程婴救孤》在观剧过程中,同样可以让观众数度领略以泪洗面的悲戚。

豫剧版较为忠实原著,公孙杵臼与程婴,为了救下被祸害至满门抄斩的赵家遗孤,一个献出了自己的性命,一个献出了自己刚出生的亲子。这是一个典型的舍生取义、舍亲取义的故事,但程婴弃子救孤却在世间背负骂名,受尽殴打凌辱,相比公孙杵臼的瞬间决绝,却是更加艰难的非人式煎熬生存。对娇儿的思念,以及真相大白时对“赵孤”的真情道白,是两大段饱含深情的演唱,李树建“以河南豫剧特有的声腔艺术和自身的功力又演活了一个‘程婴’。”

豫剧版《程婴救孤》的魅力在于,把一个家喻户晓的古老故事,用现代理念和豫剧特有的艺术手法重新打造,内容上保留并强化了程婴在危急时刻表现出来的“忠义”和牺牲精神,同时又赋予这种传统的“忠义”以新的内涵:程婴为救孤忍辱负重,不仅仅是忠君,更是为正义,为民族的命运,也为了自己心中的信仰。

 
最后,战台烽建议各位在影院欣赏完陈凯歌版《赵氏孤儿》之后,能找不同唱腔的戏曲版本再重温一下,定有不同惊喜获得。毕竟,仅有几幕,在有限空间演出的舞台戏曲,更以剧情发展和人物命运为最主要着力点,以使戏曲更加紧凑而酣畅,特别是快意恩仇的最后桥段,绝非没完没了的纠结元素堆砌出来的电影桥段可以比拟。